心不定

年底年初总有些心不定,容易焦虑和情绪波动,早上起来想了想,大概原因是:
1、社会层面,疫情起伏不定,互联网行业大监管,社会负面新闻太多。
2、职业层面,年届四十,职业也没有什么发展,别说三十五岁危机了,都四十了,职业前景也不是很明朗。
3、家庭层面,夫妻分居异地已经十年,娃也大了,也面临教育问题。
4、个人层面,身心疲乏,上班也没有做什么大事,来回就很折腾。
生活幸福指数简直要没有,满足感也不多,激情更是要变成负数。

怎么样解决这个问题?简单一点就能,有钱。
有多少钱呢,古代是家财万贯,现在工业社会是百万富翁,到了信息时代通货膨胀都到千万了。

到这个级别,社会怎么样都无所谓了,有足够的风险抵抗力,职业是什么样也无所谓了,不上班靠理财也足够了,家庭层面不上班有钱就有时间陪家人教育娃,也解决了,个人层面也简单了,没有那么多劳心累身也心情愉快了。

所以国人的成功标准就是有钱,有钱就是成功,有钱等同于有房有车有闲有情,就等于成功,成了拜钱教。

但是赚钱并不容易,特别是白手起家,一无所有的事情,没有资源,也没有基础,也没有背景,也没有支持的人力资源,就靠一个人,靠自己能赚多少钱,要是再没有学历和教育,但社会舆论发达,手机上到处是富人的生活,有钱人是如何的快乐。

辛苦辛苦也不一定能赚多少钱,做这一点事还没有不造业的,白手起家做的需要更多,造的业更多,比如做股票和做房产,总得有人接盘吧,高位接盘的人那不是损失了吗。哪怕是写写文章都会可能误导别人,做个游戏也被骂成为电子毒品祸害小孩,更不用说是恒大这种万亿级别的,房子没法交付还坑了多少人。

唯一不造业的,只怕只有在山里修行了,谁也不影响,就自己吃点野菜什么的,其实也有点风险,就是不小心有山火也不行,或者这就是基督教里的人生而有的原罪吧。

但是在山里就没有钱了,钱是社会交易的产物,没有交易哪还有钱呢,这又回到刚才的问题了,君子固穷,成为君子只能坚固的穷了吧,在很穷的时候心还是很安定,那就是有真的有修行了吧。

看来最好的就是富二代了,业都被父辈造完了,自己就算也不做什么,也能过的不错,只是成为富二代需要投胎的技术了。

作为穷人是心定才会有钱,还是有钱才会心定,感觉这是个鸡生蛋,蛋生鸡的问题,之前还挺心定的,结果随着时间发展,问题只会变的越来越多和越来越大,有了恋爱就有了恋爱的问题,结了婚就有相处的问题,有了娃就有孩子教育的问题,问题在不断的增加,能力又不能那么快的跟着上,解决问题的资本更是没有增长多少,那就只能是幸福度下降了。

所以人生就是这样吧,只能安慰自己,在红尘中翻滚,然后时间就不知不觉的过去了,然后就面临人生最后的考验,在生命结束的时候,回顾这一生,获得了什么,失去了什么,有什么遗憾,仅仅只是为了活着,还是为了什么。

天命

子曰:吾十五有志有学,三十而立,四十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耳顺,七十随心欲而不逾矩。我这已经年届四十,还是有很多疑惑,对人生对生活,对未来对社会还是有很多的疑惑呀。

今天的疑惑就是什么是天命呢,天命,是天指派的命运吗,那么我的命运是什么,天命又是什么呢,

引发对命运的感慨的是,也是听了一个事故,一个人原来好好的人生,被自己的哥哥所拖累,欠了一百多万,这钱多吗,不过是大佬的一个手指头都不到的,这钱少吗,如果是我我都承担不起。

人在江湖,身不由已,说的就是这个吧,命运不会给人打招呼,只会让人去改变,推动着人的生活变化。

想想我的生活与命运:

0-10岁:快乐又单纯的农村儿童生活。地点在南阳,在村里出生在村里每天瞎完上学的童年生活,最快乐又简单的10年。

10-20岁:转学的矿山子弟生活。主要地点在平顶山,在初二转学到矿上,从农民到工人,又艰难求学。最灰暗的10年。

20-30岁:求学创业小公司打工人北漂生活,主要地点在北京,到北京求学,辗转上海深圳又回北京,创业,未果又到小公司打工人,当中还谈了恋爱。最折腾的10年。

30-40岁:大公司底层打工人的北漂生活。在北京工作,周末去天津看娃。结婚买房有娃的生活,写作一本著作常识哲学,在两家大公司做底层打工人。最稳定平凡普通的10年。

然后就是站在这四十岁的门口了。

想想我平凡普通的生活,以后我会怎么样,命运会如何安排,唯一可知的是,我是不会显现在历史上的一个小人物罢,强如几年就赚几十亿的人,全球全国知名的人,都未必能够在历史上留下一页,更何况渺小如我呢。

人的生活大致也可以分为几层:

第一层:求生阶段,即每天的生活只是为了活着,比如我的父母,在农村里是挣不到什么钱,在矿上也是当了一辈子底层打工人,家徒四壁,忙忙碌碌一生,幸辛苦苦把两个娃养大,也只是为了活着,辛苦操劳一生,全然没有自己。奋斗一辈子家庭总资产加上房产不超过50万。

第二层:生活阶段,也就是我这一代,算是有了点学历,生活有了些进步,基础生活材料也有了,但也仅限于基础的生活材料,也还是底层打工人,每天除了上班还是上班,好歹还有些不花钱的娱乐,比如看电影看小说和玩游戏。家庭总资产加上房产也就不超过500万。

第三层:富有阶段,家庭总资产在5000万,基本上都有自己的小公司小业务,或一些资源与权力,或一些组合,只靠打工人,实现这一层级还是有些难的,除非特别高级的打工人,基本上想买什么就能买什么了,生活物品基本上不在话下了,除了一些超级贵的豪宅什么的都足够了。

第四层:神仙阶段,家庭总资产在5亿以上,这一层的大佬就开始神龙见首不见尾了,都到了对于钱没有兴趣的阶段了,属于完全能够实现生命价值的事情了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想实现什么就能实现什么了。

想想我的生活,我也就从第一层升到了第二层,但怎么向上第三层,感觉就到了极限,不懂也不会。

第一层的挑战是艰难困苦,要打败周围的环境和自身的惰性,就像是身处在一个大泥潭,怎么样从中爬出来。

第二层的挑战是小富即安,从第一层爬出来已经累个半死,到了第二层就是小富即安,不想动弹了,安安稳稳的生活,再向上就又得打破了。

第三层的挑战是欲望挑战,没有欲望的人不会想着向上爬,有欲望就会有人性的考验了,权钱名色的考验,人性经不住考验,能通过的百中无一。我之所以能保持洁身自好,倒也没有别的原因,因为别人也不会来考验我,我并没有被考验的价值。

第四层是挑战是自我挑战,在这一层上,已经没有外面的人或事物是对手了,一切欲望都可以满足,一切事情想做就可以做,拥有一切东西后还能保持自我,不满足自己的贪嗔痴。

人这一辈子,大部分人难以跨越自身的局限,跨越阶层的,随着时代的发展,做一些事情,我这也算是吃到了互联网发展的红利,在房价还没有涨的那么厉害的时候买房结婚,否则也是时代抛下的人,没有房子没有正经工作,自然也不会有婚姻的四处漂泊的打工人。

哎,人这简单的一生,有时候又能复杂的淹没大海。

年届40

之前已经不打算再写博客了,意义不大,整天为生活所奔波的人,早出晚归的,每天只能看到星星,一个习惯养成了,再放弃也有点难,还是随心一点吧,想写就写,不写就扔那吧。

每到年底,情绪都会有些低落,一年结束了,但并没有什么成绩或者改变,甚至年纪大了还惧怕改变,不知道路在何方,脚下的路又没有了,都不想改变了,明年年届四十了,三十而立,四十不惑,都是大的时间节点,感受更是愈加不好了。

然而感觉都没有多少快乐的时候,钱少让人不快,但由于钱少带来的行为更让人不快,和父母隔代的交流断代,无法理解与共情,对于事情的分歧和无法沟通,也是让人无奈。

只能说这个时代变化的太快,父母那一代,身份有三种,农民,工人,和干部,父亲从农民招工成了工人,成了一名矿工,在没有星星的井下辛辛苦苦做了一辈子,觉得可以把自己国企的工作传给下一代,矿企优先对矿工子弟招工,别人要想有这个编制,还要花上两三年的收入才能买到这个机会,如果是农民,甚至得五六年才行,对于这个编制视若一辈子的珍宝。

而他的儿子视如敝履,一点也不觉得珍惜,也不想做这份工作,只想离开这里,也不愿意做这个事情,他儿子觉得父亲做了一辈子矿工,还是一个矿工,自己能做什么,还做一辈子矿工,重复这样的生活和人生,这有什么意义吗。

随着时代的大潮,他儿子还是外出打工,成了一个漂泊之人,一年回去老家一次,回家四五天,然后就又走了,他年轻的时候,妻儿在老家,他在外面打工,一年回家一两次,天天见不到爸爸,他老了,他儿子出去打工,一年回家一两次,也是天天见不到爸爸。

如今他的儿子在外也有了家也有了娃,只是自己的妻儿也不在身边,好在是一周跨城回家一次看他的娃,重复了上一代的命运,下一代如果培养的不好,担心他的生活,如果培养的好,那又离开了父母,到了更远的地方,又是和儿子分开的生活,想想就觉得有些哀伤。

生活这杯苦酒,总是让人忧伤,哪怕是和之前相比,已经有了很多钱,生活质量也上升了很多,基本上生活所需的,该有也都有了,心情和情绪却还是那么的不是同步的变的快乐和幸福。

生活上妻儿分离,工作上职业危机,社会上总是说35岁危机,社会上的裁员潮也开始刮到了互联网行业,总说是中年互联网人的三大去处,有人脉的卖保险,没有人脉的开滴滴,什么也没有的跑外卖。

家里上有老下有小,老人年纪大了身体总不好,各种慢性病,也容易去医院,小孩正在上学,成绩容易让人担忧,辅导作业都能干仗,家里也是大胡小闹,鸡飞狗跳,处理完工作再去处理家里。

凡人的生活与悲哀,就是如此吧,已经来到地球四十年,不是英雄也好没有做成小人,没有什么幸运也没有什么大的灾难,有时候也雄心万丈,有时候也无奈忧郁,未来的生活还是迷茫,唯一可以确定是的,我将渡过平凡的一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