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不行说什么也没有用

今天精神还是不怎么样,各种没精神,各种注意力不集中,各种注意力分散,这种状态,别说创业,就算是工作,做到全力以赴都比较难,更不说要创业搞事情之类的了。

所以首要解决的问题,其实就是自己的精神和状态问题,而且这个问题都经过多少年了,都有十来年了,还是时好时坏,精神好时觉得什么都不是事,精神不好时什么也动不了,什么也不想做这样的。浪费了自己的无数光阴,无数时间和无数想法,都那样随风而去了,只是蹉跎岁月,留下无数感伤。

总是受情绪所影响,以前我还算是半个诗人,没事写点诗,而现在是一点都要写不出来了,脑筋都转不动了,总是被情绪所困,胸中的志气和感情,已经被现实所磨灭了。

年轻时总觉得可以做很多的事情,很大的事情,经过了各类折腾,也知道了天有多高,海有多深,都是有过梦想的人,都是被现实弄的满身是伤,吃的苦也不想白吃,受过的罪也不想白受。

其实今到天也已经走了很远的路,实现了很多原来做不到的事情,解决了自己的很多问题,但是还是有很多周边的问题没有解决,比如自己父母的养老问题,比如自己的财富之迷,还有朋友的一些问题,都没有解决,这些问题也是一种困扰。

总体来说,假定社会层面可以分为十级,自己不过是从第1级升到第6级,和自己原来对比,已经是很不容易,但从社会层面上来看,不过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,甚至是很弱,而自己所在的这一层级,已经基本上都是比自己要高两三级的人,这样一对比,自己就更弱了。

所以基本上说什么也没有用,因为我不行,在自己不如别人的时候,说什么都是没有什么用,也没有什么价值,虽然我有过很多想法,也觉得自己的想法也不错,但是由于自己不行,就没有什么说服力,你自己就不行,都没有做过,说的那些东西有用吗。

为什么总想别人的事情,不想自己的事情呢,大概是因为从小的集体主义教育,全心全意为了人民,为了他人,关爱别人什么的,自己要无私无我的,最终却丢失了自我,没有自我的人,是得不到别人尊重的,也是不会有任何成就的。

万物皆有我出发,不是一种自私,也不是一种自负,而是一种自我承担,没有我,何有这个客观世界,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,缺了哪一面都是极端,都是谬误。

没有什么好说的了,博客都写的慢了,文章也写的少了,说话都变的少了,因为说了也没有什么用,反而消耗自己的能量,和没有共同层面和理解的人解释和沟通,也价值不大,谁也改变不了谁,只是空耗了时间和浪费了一堆口水,最后又闹的彼此也不愉快,这是何苦呢又是何必呢。

只有自己做得到,说的话才可能有价值,才可能会有人听,也真正有能力改变一些事情,只是理论上的传播,也没有什么意义,就算有价值,别人也做不到,更不可能改变现实的生活,说和做,也是一起的,老说不做假把式,老做不说傻巴式啊。

满身伤痛与混乱成长

十年前我会写首诗描述现在的生活,而现在,几乎一句诗也写不出来,生活磨灭了所有,进入了平静,平静是一些诗意和灵感的终结,回想我的过去,那仿佛是另一个世纪,生活并没有变的更好,但也没有变的更糟,每天过的日复一日月复一月,世界却在急剧改变。写博客多少有些无病呻吟,也有些杂乱无章,也许正是生活和头脑的反应,总不写字,都快忘记了怎么写长文,只能写的一段一段的,却也是不怎么想写了,有很多事情,说无必要,想了会忘,文字只是一种记录,而这种记录有时候也在想,有什么意义呢,都是岁月如风,人如莎草。

满身伤痛

前一周有几天觉得特别的累,满身的伤痛,感慨了好久,然而到了现在,却风过了无痕,什么也没有了,只是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精神。或者修行对于我来说,就是有精神了,恢复了精神,就算是有验证了吧。

混乱成长

人有维持稳定的本能,生命也有维持的本能,不然生命无法生存下去,而成长则必须面临混乱,比如创业,比如恋爱结婚,都是做从未做的事情,做不知道结果的事情,没有这些混乱,则是永远都停留在现在的这一刻,不得成长,所以稳定是生命的基本,混乱是生命的成长,像阴与阳一样,互相补充,缺一不可。

吸收输出

从外界吸收能量,就必须对外输出,就像是吃饭,如果吃了过多的能量不消耗,只会沉积在自己身上变成肥肉,变成自己身体的负担,就像是读书学习一样,如果学习了很多用不上的知识,最终也是会变成自己的负担,变成了思想上的负担。

生存基准

这世界很复杂,很多事情很多知识很多东西,复杂到简直难以人的大脑都难以理解,所以必须以一些基准工具为测量,比如以自己的生存为一个基准,比如现在自己不富有,那肯定是在如何变富有这方面没有足够的知识,没有足够的技能,没有足够行动,如果这些都有了,那自己应该早富有了,而现状是没有富有,那么就是这些没有,简单的逻辑反推。

学习验证

现实世界有两种学习方式,一种是参考例子,一种是思考推理,学习所有的知识,基本上都是参考例子,学习历史书是为了了解古代发生了什么事情吗,古代发生什么事情对现在有什么意义,本质上那些都是例子,以生存为基准看,学习那些例子就是为了学习如何生存,以这样的标准来看,记住那些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毫无意义的,最重要的是从中得到什么样的经验教训,读史使人明智,明智就是从那些人与事情中,去学习和思考了什么。

反对进步

假定一个团体内没有反对声音,全是一种声音,可以说这个团体要不了多久就会灭亡了,纵然这个团体内部全部达成一致,突然外部环境发生一个变化,这个团体就灭了。反对和异见是团体中的一部分,同样,反对是使自己进步的关键,反对的声音可以补上自己盲区,人总是假定自己是正确的,如果看不到自己的盲区,就算是有着无比的成就,一个大坑就会让自己全部完蛋,如果自己要成长,保持不直接一下子完蛋,就必须在组织内,在心理上容忍和承受反对的不同的声音,并思考这些声音的立场,来源以及原因,虽然这个很难,很反人性,但如果要成长和不完蛋,就必须得有这个承受能力和包容。

学习生活

活到这一把年纪了,突然觉得自己不会学习,也不会生活。

不会学习,自己在学校也没怎么认真学习,学习方式也不是很有效,最多就是读读各类书,和跟着老师上上课,数学那么久,也一直也没有怎么学会,自己现在的学习也不是很有效率,各种学习学不会,只是阅读也没什么效果,做题目也不是很有思路。

突然也发现自己也不会生活,现在这个社会,靠什么为生呢,也没有土地,也没有工业,也造不出来东西,在城市里生活,也就是出卖劳动力和时间,假定没有工作呢,那靠什么为生呢,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生存呢,本质上还是靠知识为生,学习了多少知识,赚了多少钱,然后再换成多少生存资源。

很多时候觉得都无意义,很多事情也不像年轻的时候有那么吸引力,对奢侈品,衣食住行也没有那么多的需求,只是活着也觉得不错,本身还各种精神和精力不足,有各种事情也不是很想做,忽然一年一年就这么过去了。

然而社会上的是根据你的成绩决定你的影响力与结果,就算是你是一百个正确,但是自身一无所成,那么根本也没有半点说服力和影响力,所以还是要做好自己的事情,没有成绩,就像是没有1,后面的都是0,只有辛苦播种后,才能享受果实,否则也是没有意义的。

世间三谜

宏观产生理论,中观产生组织,微观产生生活。

宏观上说,世界可以分为自然世界,人类世界,人类世界又分为现实世界和精神世界。
自然世界的代表就是科学,物理,化学,生物,都是属于自然世界,了解自然的秘密,了解这个自然世界是如何运动的。
现实世界是人类社会的组织形式,历史,经济,政治是基本上的组织形式,以权力和金钱为代表的社会。
精神世界是人类思想社会的形式,以哲学,文学,宗教,文化这类的形式,以文字为主要的载体。
所以说,首先要从大的方面了解所关注的内容是什么,以及可以产生什么,会得到什么。

到中观层面,产生组织。
自然世界就是各种科学院,实验所,以及研究院什么的。
现实世界的组织,即人类社会的组织,比较复杂,权力有关的各种政治组织,军事组织,和钱有关的赚钱的商业组织,花钱的慈善组织等等。
精神世界的各种宗教和修行团体和组织。

到微观层面的,就是人的各种生活。
自然世界是人的生理,衣食住行,满足一个人的生理属性。
现实世界就是人的工作,赚钱,社会活动,满足一个人的社会属性。
精神世界就是人的想法,思考,满足一个人的精神属性。

从大到小,从宏观到微观,是如何和这个社会和这个世界所连接,每天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做为一个工作时代生活在城市里的人,除了工作和家庭,就会剩下自我,如果失业又独居,就会产生自己一个人在一个城市里的状态,这个时候剩下的会是什么呢。

剥离了一个人所有的社会属性,家庭属性,就剩下一个人的时候,还会剩下什么呢,以前独居还在一个湖边,在一个远离人群的山中,或者是离群索居,而现在,在一个城市里,在万千人之中就可以实现独自的生活,哪怕是通过网络连接上万人,上亿万人,但人的孤独本质不会改变,一个人所要对面的自我,也不会改变。

一个人所面对的工作压力,社会压力,甚至时代所带来的压力,也不会改变,虽然人是一个自由人,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了狮子老虎带来的生存压力,但现代社会居然还是会让人感觉到无处不在的压力和焦虑,这种压力和焦虑是从何而来呢。

自然之谜的大书是由数学所写成的,对于我来说,数学学的太晚太慢又太难,数学如何变成为生产力,就是编写代码,成为应用程序。
社会之谜的评价标准其实就是钱,就像是在学校里的分数评价标准一样,拿不到分数也许不意味着全部,但是是一个简单有效的评价体系,进度算是百分之一吧,离百分之六十还差百分之五十九,所以还有很多可以解答的过程。
自我之谜其实比较简单,学习佛法就基本上可以解答,这方面全世界人民都研究了几千万,教程和答案都太多,并不复杂。

自然之谜的答案都在,比如相对论之类的,但是本身难度太高,很难学会,社会之谜本身是简单的,并不复杂,但是因为每个人所面对的情况都不一样,因而解的过程都不一样,自我之谜则需要直面自我,这个并不容易,人有替自己辩护的本能,别人否定自己就会痛苦了,更何况是自己还要主动否定自己,然而不这么做,自己却不能继续向前前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