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自己的路

最终还是要走自己的路,看过无数故事,无数的人生,最终还是要走自己的路,别人的路都是参考和案例,最终还是要找到自我,找到真我,回归真我。

这个过程中可能有无数的错,无数的混乱和无数的无奈,要走过这个历程,首先就要有自我的坚强,没有坚强是没有办法顶住得这种磨练,外面的风雨,包括事情的变化,比如失业,破产,包括感情的变化,比如失恋和失爱,包括世事无常的变化,各种期望的不如意,对人都是一种折磨和感伤。

这种风雨不止来自于外在,更多的还会来自于自我,自我的焦虑,自我的怀疑,自我的愤怒,自我的忧郁,外部的也许挺一挺就过去了,时间总会磨灭一切,而内在却如影随形,默默的让自己失去了生命的热情,失去了生活的热量,把自己变的平庸又无能,而从自我的泥潭里爬出来,比从外部的打击里爬出来更为艰难。

所以要修身,修得不坏金刚之身,不管是失业失恋失去一切,都不会影响到自身的修行,每天还是要该吃吃该睡睡该学习学习该锻炼锻炼,不放弃自己的生命和生活,永远向前,永远为己为人,这种状态,看起来容易,实际上并不那么简单。

在家庭是修情,齐家也是感情的修行,亲情爱情和友情,人作为生命,没有感情那和草木何异呢,然而人的感情却难以自控,经常性的爆发,伤人也伤已,家庭里的感情,随着琐事的折磨,随着钱的纠纷,随着观念的不同,消磨的一干二净。

在社会的工作是按儒家的就是冶国,做事,人的能量随着组织而放大,一个人有再大的能力也做不了多少事,只有放在社会里,放在组织里,才能够成为真正的人。

最后一项是就是平天下这一级别,是如何和社会,如何和自然相处,把自己的这一生所得,升华为一个能够为所有人可以借鉴的东西,比如科学中的定理,一经发现,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用,比如一本书,其中的内容全世界人民都是适用的,一首歌,也是不用区分地域民族国家的。

最终回到了佛家的,万物皆是因缘和合而生。万物皆有联系,他们是如何联系的,人之所以不同,就是会观察发现并应用这些联系,形成了奇妙的生命,然而拥有这奇妙的生命的人,却困于工作,家庭和生活琐事,不能感受这生命的美好。

但问题的麻烦并不在于此,想来我也知道了很多东西,但麻烦的是难以做到,比如健身可以促进行健康,这一点是没有疑问的,但是锻炼的习惯却很难以保持,总是因为各种事情中断,比如考个学历有助于自己的职业和生活,但一直进行不进去。

每年也会做一些计划,但是总是执行不下去,能做到一半就不错了,也有一些进步,但这些进步离目标太远,或者是这些目标都太大,或者是执行的过程太枯燥,导致总是执行不下去吧。如何改变自己的心性和习性,从现实中改变自我呢。

再回到我自身,已经在这星球生活了三十七年,但仍然还是觉得没有找到自己的路,还是没有形成真正的自我,还是没有归到真我,身体和精神都处在差的阶段,还是处在寻找自我的过程中,然而这就是我的路,是要我走的路。

自己不行说什么也没有用

今天精神还是不怎么样,各种没精神,各种注意力不集中,各种注意力分散,这种状态,别说创业,就算是工作,做到全力以赴都比较难,更不说要创业搞事情之类的了。

所以首要解决的问题,其实就是自己的精神和状态问题,而且这个问题都经过多少年了,都有十来年了,还是时好时坏,精神好时觉得什么都不是事,精神不好时什么也动不了,什么也不想做这样的。浪费了自己的无数光阴,无数时间和无数想法,都那样随风而去了,只是蹉跎岁月,留下无数感伤。

总是受情绪所影响,以前我还算是半个诗人,没事写点诗,而现在是一点都要写不出来了,脑筋都转不动了,总是被情绪所困,胸中的志气和感情,已经被现实所磨灭了。

年轻时总觉得可以做很多的事情,很大的事情,经过了各类折腾,也知道了天有多高,海有多深,都是有过梦想的人,都是被现实弄的满身是伤,吃的苦也不想白吃,受过的罪也不想白受。

其实今到天也已经走了很远的路,实现了很多原来做不到的事情,解决了自己的很多问题,但是还是有很多周边的问题没有解决,比如自己父母的养老问题,比如自己的财富之迷,还有朋友的一些问题,都没有解决,这些问题也是一种困扰。

总体来说,假定社会层面可以分为十级,自己不过是从第1级升到第6级,和自己原来对比,已经是很不容易,但从社会层面上来看,不过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,甚至是很弱,而自己所在的这一层级,已经基本上都是比自己要高两三级的人,这样一对比,自己就更弱了。

所以基本上说什么也没有用,因为我不行,在自己不如别人的时候,说什么都是没有什么用,也没有什么价值,虽然我有过很多想法,也觉得自己的想法也不错,但是由于自己不行,就没有什么说服力,你自己就不行,都没有做过,说的那些东西有用吗。

为什么总想别人的事情,不想自己的事情呢,大概是因为从小的集体主义教育,全心全意为了人民,为了他人,关爱别人什么的,自己要无私无我的,最终却丢失了自我,没有自我的人,是得不到别人尊重的,也是不会有任何成就的。

万物皆有我出发,不是一种自私,也不是一种自负,而是一种自我承担,没有我,何有这个客观世界,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,缺了哪一面都是极端,都是谬误。

没有什么好说的了,博客都写的慢了,文章也写的少了,说话都变的少了,因为说了也没有什么用,反而消耗自己的能量,和没有共同层面和理解的人解释和沟通,也价值不大,谁也改变不了谁,只是空耗了时间和浪费了一堆口水,最后又闹的彼此也不愉快,这是何苦呢又是何必呢。

只有自己做得到,说的话才可能有价值,才可能会有人听,也真正有能力改变一些事情,只是理论上的传播,也没有什么意义,就算有价值,别人也做不到,更不可能改变现实的生活,说和做,也是一起的,老说不做假把式,老做不说傻巴式啊。

满身伤痛与混乱成长

十年前我会写首诗描述现在的生活,而现在,几乎一句诗也写不出来,生活磨灭了所有,进入了平静,平静是一些诗意和灵感的终结,回想我的过去,那仿佛是另一个世纪,生活并没有变的更好,但也没有变的更糟,每天过的日复一日月复一月,世界却在急剧改变。写博客多少有些无病呻吟,也有些杂乱无章,也许正是生活和头脑的反应,总不写字,都快忘记了怎么写长文,只能写的一段一段的,却也是不怎么想写了,有很多事情,说无必要,想了会忘,文字只是一种记录,而这种记录有时候也在想,有什么意义呢,都是岁月如风,人如莎草。

满身伤痛

前一周有几天觉得特别的累,满身的伤痛,感慨了好久,然而到了现在,却风过了无痕,什么也没有了,只是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精神。或者修行对于我来说,就是有精神了,恢复了精神,就算是有验证了吧。

混乱成长

人有维持稳定的本能,生命也有维持的本能,不然生命无法生存下去,而成长则必须面临混乱,比如创业,比如恋爱结婚,都是做从未做的事情,做不知道结果的事情,没有这些混乱,则是永远都停留在现在的这一刻,不得成长,所以稳定是生命的基本,混乱是生命的成长,像阴与阳一样,互相补充,缺一不可。

吸收输出

从外界吸收能量,就必须对外输出,就像是吃饭,如果吃了过多的能量不消耗,只会沉积在自己身上变成肥肉,变成自己身体的负担,就像是读书学习一样,如果学习了很多用不上的知识,最终也是会变成自己的负担,变成了思想上的负担。

生存基准

这世界很复杂,很多事情很多知识很多东西,复杂到简直难以人的大脑都难以理解,所以必须以一些基准工具为测量,比如以自己的生存为一个基准,比如现在自己不富有,那肯定是在如何变富有这方面没有足够的知识,没有足够的技能,没有足够行动,如果这些都有了,那自己应该早富有了,而现状是没有富有,那么就是这些没有,简单的逻辑反推。

学习验证

现实世界有两种学习方式,一种是参考例子,一种是思考推理,学习所有的知识,基本上都是参考例子,学习历史书是为了了解古代发生了什么事情吗,古代发生什么事情对现在有什么意义,本质上那些都是例子,以生存为基准看,学习那些例子就是为了学习如何生存,以这样的标准来看,记住那些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毫无意义的,最重要的是从中得到什么样的经验教训,读史使人明智,明智就是从那些人与事情中,去学习和思考了什么。

反对进步

假定一个团体内没有反对声音,全是一种声音,可以说这个团体要不了多久就会灭亡了,纵然这个团体内部全部达成一致,突然外部环境发生一个变化,这个团体就灭了。反对和异见是团体中的一部分,同样,反对是使自己进步的关键,反对的声音可以补上自己盲区,人总是假定自己是正确的,如果看不到自己的盲区,就算是有着无比的成就,一个大坑就会让自己全部完蛋,如果自己要成长,保持不直接一下子完蛋,就必须在组织内,在心理上容忍和承受反对的不同的声音,并思考这些声音的立场,来源以及原因,虽然这个很难,很反人性,但如果要成长和不完蛋,就必须得有这个承受能力和包容。

学习生活

活到这一把年纪了,突然觉得自己不会学习,也不会生活。

不会学习,自己在学校也没怎么认真学习,学习方式也不是很有效,最多就是读读各类书,和跟着老师上上课,数学那么久,也一直也没有怎么学会,自己现在的学习也不是很有效率,各种学习学不会,只是阅读也没什么效果,做题目也不是很有思路。

突然也发现自己也不会生活,现在这个社会,靠什么为生呢,也没有土地,也没有工业,也造不出来东西,在城市里生活,也就是出卖劳动力和时间,假定没有工作呢,那靠什么为生呢,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生存呢,本质上还是靠知识为生,学习了多少知识,赚了多少钱,然后再换成多少生存资源。

很多时候觉得都无意义,很多事情也不像年轻的时候有那么吸引力,对奢侈品,衣食住行也没有那么多的需求,只是活着也觉得不错,本身还各种精神和精力不足,有各种事情也不是很想做,忽然一年一年就这么过去了。

然而社会上的是根据你的成绩决定你的影响力与结果,就算是你是一百个正确,但是自身一无所成,那么根本也没有半点说服力和影响力,所以还是要做好自己的事情,没有成绩,就像是没有1,后面的都是0,只有辛苦播种后,才能享受果实,否则也是没有意义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