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之前

每到年底的时候,我总是会想很多,也许我从血质性格上分析是多血质的人,从九型人格上分是艺术型和专家型,所以总是有些多愁善感吧,所以,总是很多没有什么用的感慨。

10年前的今天,和我现在一样的迷惘,一样的处在十字路口。10年前我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,只是觉得生活很灰暗,觉得一定要改变下,所以,我觉得去考学。之后就是去上学,再之后就是去打工。从北京到上海,从上海到北京。

10年之后的今天,算是买房结婚,但事业依旧没有在轨道上,而且是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,一样的迷惘,一样的无奈,和10年的境遇相比,有了更多的经验,有了更多的思考,也有了更多的实践,但接下来会怎么样,却是一样的无知。

10年前,我刚学会电脑,依稀记得去电脑房玩,街上刚开的,甚至没有联网,只是可以打几个单机游戏。还是15寸的CRT显示器,我们那儿的那个街就是这样的。打开windows不知道该如何办是好。10后,电话和网络已经发展的无以伦比,而我也实现了自己从事电脑工作的工作目标。

10年前,是互联网大发展时期,多少人都在互联网里来做这做那。而10年后的今天,站在今天看下一个10后,是移动互联网大发展的时间,都在盯着手机,随着手机的智能发展和手机上网的发展,手机基本上会像电脑一样爆发起来,所有的应用都会排到手机来做。

站在10年之后回望10年之前,发现自己的内心,其实是不甘心的,不甘于在一个平庸的地方,过着平庸的生活,然后平庸的死去,不想过那种可以一眼看到底的生活,心里这股不甘心,终于促使自己走出来。站在这个10年望10年后,希望能够可以在一个山清水透的小地方,简简单单的生活,没有生活的纷扰,安安静静的。虽然几乎是同一种的小地方生活,但这种生活是自由的,可选择的,而不是原来的那种无知的,无奈的。

下一个10年我会做些什么,显而易见的是:

1.读个MBA,继续学习,得有个学历,最起码找工作好找点。

2.有个孩子,我也老大不小了。

3.事业上正规,最期望有是找一个能呆10年的公司,显然这个目标有些难的。

其它的没有什么了,还有一些要做和想做的。

1.写书,最起码写blog吧。

2.修行,期望能够修行有点成果。

再下一个10年呢,做一家上市公司什么的吧,10年时间,做企业足够了。

最终的,我期望的生活方式是什么样呢?

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,远离城市,但交通还行。有一所大房子,可以叫别墅,也可以叫农村的那种房子。有一个大的书屋,可以放满书,养点花,养点鱼,再养个狗什么的。和父母岳父母都住在一起,赡养老人。再扯根网线,没事还可以上上网。

至于子女,儿女自儿女福,由他们去吧。

和家里通完电话

和家里通了电话,毫无疑问的以争吵而结束。这种情况已经反复发生,已经至少持续5年时间。因为每次通话到最后,不管说什么,说到最后总说到一个问题,而这个问题总是以争吵结束。

以前我很少说起这些事,一直压在心底。一方面是家里的事,外面没什么可说的。二是我自己觉得也处理不了这样的问题,说也没用。现在觉得好了些,自己也算有一点希望解决这个问题,所以拿出来自己说说而已。

每次通话电话后,我情绪都会很低落,很压抑,一直能持续一周。也许别人给家里打电话是快乐,但我跟家里打完电话后,总是觉得很没意思,很郁闷,又焦躁。久而久之,也懒的打电话,有时候甚至两三个月没什么联系,就这么自己在外面打工,漂着。

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,说着说着就会说到我的工作问题。妈妈总是很担心我老了没公司要,没地方工作,没有钱生活。在外面工作不稳定,每次只要谈到工作就会说到这里。

然后她提出的解决方法很简单,就是回老家,继续做矿工,我父亲已经在那里做了一辈子矿工。矿工是国有企业,在她看来那就是稳定的像征,只要当矿工,就可以当一辈子,不用担心没工作的问题。

在我看来,这个办法根本行不通,因为很简单,国有企业也有会裁员的时候,国企也不是能做一辈子就不动的。更重要的是我不喜欢那样的生活。我并不认为矿工生活就是低等的,低人一层这种,而是我不喜欢那种生活。而且更重要是我的视力不行,井下工作是没有办法做的,而且体力也不行,矿工是重体力劳动,而我恰恰是没有什么力气的人。

这些原因并不是使我不在那里的原因,更重要的那里很让我伤心。在初中转学过去的那段时间里,我的生活可以说是过的很糟糕,不管是什么样的原因,在那里我没有多少好的回忆。也许对别人来说,那是生活的全部,可对我来说,那里并没有什么觉得可以留下的理由。

那我有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?很简单,就是赚钱。只要我能赚到超过我家里一辈子能赚到钱,而且我能在我妈妈面前证明我有钱足够让自己过好下半辈子,或者用事实证明,我可以改变家庭里的命运,比如把平顶山的家搬到市里,让自己家没有负债,可以有钱过日子,不用再让她每天忙忙碌碌,我想她就不会有这样的说法,也不会再谈及这个问题了。

于是我在毕业后,就采用了很激烈的手段,即创业。创业是有极大风险的活动,而且也是极难以成功的事情,但如果一旦成功,钱不会是问题。但毫无疑问是我失败了。因为各方面的准备都不足,包括资本,社会能力和相关的内容。在两年的时间里,我没有获得成功,反而是使生理和心理都受了重创。

创业失败后,我基本上就回避了这个问题,因为身心都受创,再想别的也想不了。如今,和妈妈通完电话,妈妈又谈起这个问题,我不知道该如何说,不知道该如何想。和老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,她除了担心我会回老家以外,别的也讲不出来什么。

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那么我家难念的就是这本。以往我是期望赚钱后来解决这个问题,后来发现赚钱这个不是一两天的事情,后来我期望加强沟通来解决这个问题,但似乎也没有什么大的改变。而且这几年来我也一直动荡不安,没有给家里以足够的安全感,反而到最后买房结婚,还是花了家里不少钱。

现在我的大脑里还是缺乏钱的意识,缺少钱的观念,没有商业的思维,也没有商业的行为。不过是打工赚钱,每到月底都是月光,甚至是负数。更不用说是能够赡养父母,想想这些又觉得很无奈。这几年都很少能够笑得出来,每天晚上睡觉也难有几次踏实觉,每天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在做些什么。

我的家庭,并不是一个富有的家庭,也不是一个商业家庭,就是一个最普通,最一般,甚至是有些贫穷的矿工家庭。钱对于我家来说,也不是觉得有温饱问题,但这种关于钱的东西和认识,确实是给我的家庭关系带来了很大的伤害。后来我学习财商,很纠结的把财商教育当作一种事情来作,虽然我知道这事基本上不能成,还是做了不少事情,当然也基本上没有带来什么。

期望能够去除这种痛苦,这种痛苦会深夜里折磨我,在这个城市里,基本上没有了解我的过去的人,况且各人有各人的事情,谁也没有多少真正的时间和经历去理解一个人。期望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,期望能够改变家庭的命运,每当撑不下去的时候,我就用这个告诉自己,鼓励自己,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,改变家庭的命运。

明年,新的一年马上就要到来了。

201011自我之发现

今天想想自己,觉得有些发现,和以前相比,简要记录一下。

胆小了

现在以比前胆小了。前几天脑袋里突然起了一念头,可能是因为工作太累了,或者是厌倦了,就想到要离开,想去西藏过他一两年再说。若是从前,就基本上辞退工作,退租房子,找个机会就去西藏了。以前还想过要找个什么样的机会去美国呢。这辈子能漂到什么样,做什么事,到时候再说了。现在是有家有室,有房贷,也要考虑父母,还是乖乖的呆在这里吧。发现有房子以后,当了房奴以后,我的胆子变的很小了,别说创业了,就是换行业,换工作都要考虑半天,担心如何没工作,还不是房贷怎么办,没法生活怎么办。看来真是钱是人胆啊,大丈夫也怕没钱花啊。

还是脑袋冒泡

发现自己的脑袋还是很容易冒泡,很有容易有新的想法,还是会为新的想法而激动,还是一会能想到好多奇怪的点子。同样对于没有创造力的工作,重复性的工作很容易厌倦,容易对细节厌倦,容易对不是自己想法的东西厌倦。虽然现在很容易脑袋痛,脑袋晕,但还是容易有新想法。

拖延的习惯

拖延的习性还是存在的很严重,也许是这是习性。我总是很容易拖延,每次完成一件事,其实花费的时间不会太多,可是总是要拖很久,可以说这是思考的过程,但同样可以说是在拖延。要做一件事时,总是花过多的时间去想这件事,但其实想的大部分没有用上,因为外部环境变化太多,一个小变化,就导致想的不能用了。总之,我要想办法,减轻我的拖延,加快些效率。

减少外部关注

我很爱看新闻,也爱看资料,也爱看外部的东西,这些东西带来了新的想法,同时,也是我的焦虑。因为我的焦虑,所以没有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应该做的事情,都用来关注外部的东西。我有一种信息焦虑感,总是担心有什么新东西不知道,有什么新活动没有去看,也有一种生活的焦虑,生活上的焦虑无法排除时,就通过看这些东西来消除焦虑,消耗时间。其实这样做意义不大。因为外部永远有新事情发生,看来看去,浪费了自己的时间,结果导致自己的事情没有做完,自己的事情没有做完,那就是什么就得不到的。

幸运

我觉得一个人有这几点是需要幸运的,第一是生个好家庭,第二是找到好老婆,第三是有个好老师或知已,第四是找到自己要做的事情。这几项,都很难通过自己去改变,都是需要在生活中遇到,碰到而且正好适合的。都是需要在合适的时间遇到合适的人。恰好还有合适的事情,即所谓的天时地利人和。

事业点

显然我在事业方面不是太幸运的,和那些很早就找到自己要做的事情的人来说。典型来说,一个人如果做一件事,连做五年,那么他在这方面一定是有所成就的,大的没有,小的也会有一些的。如果这个人没有成就,那显然就是有些地方出了些问题。我已经毕业有五六年了,显然我也没有看到什么成就,所以,在事业方面并不是很幸运的人啊。

商务社交网络

在过去的5年里,相当多的时间用于关注商务社区网络,因为对社交网络有兴趣,因为对商务有兴趣,所以做了很多这方面的事情。可是,5年时间过去了,其它类的网络该起来的也起来了,该完蛋的也完蛋了。商务社交网络一直不愠不火,而且国内也就那么两三家在做。创业对于我来说不大可能,打工就业来说也就是那样,很难满足在这个城市里生活的需要。所以,这5年时间所做的努力,基本上算是等于白花了,沉没成本啊。

兴趣点

商务社区网络其实已经想的很明白,但却无计可施。那我的兴趣点是那里?所谓的自己想做的事,自己要做的事,就是自己在无聊的时候也会做的事情,就算没有工作,没有收入也会做的事情。可是在无聊时间,这段时间关注的却是社科问题,比如大楼起火了,很伤心,哪儿哪儿又出问题了,总之是社会问题一大堆,难道我想为人民服务去?显然也没有这个兴趣啊。

反思

显然我是需要反思的,想明白自己的状态为什么是这样子。所谓的三观,世界观,大概已经清楚,价值观,也已经清楚,人生观,还不是很清楚。一个人以后会怎么样,未来的路如何走,不清楚,我原来以为自己能看到命运之路,现在看去却是一片迷惘啊。未来是什么样子,全搞不明白了,或者这是长大了,或是已经看不到未来了。以何面目立于世上,以何事立于世上,生将何来,死将何去?年轻不怕死,是因为死之远,现在是越来离死之将近。生死之间大恐怖,何去之?预计到四十岁就能想明白吧,四十而不惑,应该就指的是这个不惑吧。

社科

其实到80后当政的时候,也许这个社会就会有很大的变化,现在主要是60后当政,所以20年后再说吧。20年后,信息技术也无比发达了,国内的知识水准也达到一定的水准了,也有足够的社会文化了,也可以实施一些民主了啥的。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。对于我来说也是,钱是最大的问题,国家税收提高,房子提价好啊,这样年轻人就没有办法想别的了,他们只有努力工作,一天不停,这样就好管理了。人就是富有了,他们就想自由和民主了,是吧,要是都像朝鲜那样,他们只有要么为献给领袖,要么为人民服务了。算了,大问题随势,我能改变什么,目前看来什么也改变了,只能想办法改变自己,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改变不了社会就改变自己呗。

赚钱

活到快30岁,发现赚钱是生命中的唯一主题,这不知道是一种进步还是一种悲哀。所有什么梦想,理想之类的,在他们的前面,都有一个拦路虎,就是钱。唯有超脱钱之上,才能够真正的超脱生活,超脱命运。幸运一点吧,让我在30岁来到之前能超脱一点。希望在35岁以前,能够超脱出去,超脱出这平凡的命运,超脱这种被生活被事业推着走的命运。努力赚钱,钱买不来自由,但没钱基本上没有自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