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零一八年的最后一个月

二十年前是一九九八,那年春晚有一首特别响亮的歌叫相约一九九八,好像还响在昨天,回顾过去,总是有些不相信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,想来再过几十年回归看现在也是一样的吧。

今年是人生中第三个本命年,世界发生了很多大事,想想自己也有一些事情,但基本上还是波澜不惊,只是无数普通人生活中的一种。自己的生活总像是一段一段的,上一个奋发的阶段已经过去了,这一段没啥劲的阶段已经来了,没有锻炼身体,没有好好学习,总是晚睡,没有多少精神,也没有多少社交,感觉世界在飞速发展,而自己总被时代所抛弃一样。

秋去冬来,又到了12月,一年当中的最后一个月,每到一年的这一个时间,我都变的有些懒的动,总想有什么事情明年再说了,我想我的人生有一大半部分都是浪费的,浪费在懒的动上,浪费在交通上,浪费在情绪上的纠缠上,这能说明什么呢,年少时可能会还觉得自己特别,到这个年龄,只会觉得自己平庸又普通了。

想一想我这一年干了什么,从生活上看,看了不少收拾家务的、穿衣搭配的,把家里的东西也收拾了不少,变的比以前更简单和整洁了。从学习上看,各种东西都学习了一点,但一项也没有达到可以拿出来地步,写书也没有单写出来一本新的,还都是老的。从工作上看,在公司又是一年,随着公司业务的变化而各种变化。

也算经历过三轮甲子,我明白自己了吗,不能说是全明白了,如何安身立命,还是没有自己确定的东西,能独立成体系的,也还是没有,心里想做一些事情,心力却是不足,并不见能得管得住自己,管得住自己的情绪,管得住自己的行为。

我明白了这个世界吗,也只能说是明白一点,简而言之,大学本科以上的知识就没有明白多少了,比如高等数学,英语等等,这样编程也没有学习的多会,管理和社交技能也很一般,这样也总处在社会的中底层。

严格意义上说,我只想做个隐士,不想和这世间有所打交道了,就是想出世,道家佛家这些宗教类的都有出世的倾向,哲学家也是观察这个世界和思考这个世界,实业家和科学家则是创建和改变这个世界,但是自己和家庭还需要在社会上生存,还是得依靠这个世界,社会对于人的评价标准极其简单,就是钱和地位,以及名声,要出世的人毫无疑问在现实社会中就是个失败者失意者吧,没有成就的出世,都变成避世了。

所以说,人活着就是修行,就是磨练,主动修行是练,被动修行就是磨,总之人活着就不会安生,只有死亡是永久的没法折腾了,好处是总会有新东西,坏处是磨久了也会给坏了,汽车不加油就跑不动,人也是一样,折腾太多都没劲了。

这个世界总是自相矛盾的,一会儿觉得人口不足,要多生,一会儿又说人工智能时代,百分之多少的人要失业,那还要那么多人做什么,城市也是各种矛盾,人口大量的向城市里拥挤,城市里只想把这些人口挤出去,人就生活在矛盾的城市里。

周末,阳光以及其它

这个周末自己在家度过,也没有做什么别的事情,读了会儿书,看了好几个电影和动漫,扫打卫生,睡觉休息,出去买菜,特别平淡的一个周末,假定有一个人从外看我的生活,我是这个星球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个地球人,平庸的不能再平庸的一种生活方式,但从自己的内部看,这么简直普通的一个人,却有无穷的哀与愁,爱与恨,欲望与痛苦,生命极其有尽,感受无边无际,这本身就是一种奇迹吧。

依然还是各种心思杂乱,别人杂乱的也许是现实,而我杂乱的是内心的世界,想的太多,但又基本上各种不行,也和现实差不多,进入了到了低欲望的生活,到超市里逛一圈,没有什么可买的,到外面走一圈,觉得没啥可以逛的,家里看了一圈,其实也没啥好收拾的了。

是不需要了吗,也不是,还想换家具,换电脑,买这买那,如果有几百万在手里,要不了几天就能花出去完,其实现在通货膨胀的厉害,彩票头奖五百万已经提升到一千万了,五百万现在都基本不够花。原来都是一亿就是想像极限,比如说给你一亿怎么花,电影西红市首富都注意到这点了,直接是给你十亿怎么花。

现实是没这么多钱,只有一两千都不怎么敢花,一百以下的东西还敢买买,再向上都不怎么敢买,然而一百以下的也没啥好买的,买的书也都扔在那里没时间看,买的几个健身器材也都没有去用,食物每天不运动,为了减肥吃的也少了,天天在家里看免费电影和网剧,就喝点水而已,也不花什么钱。

想去读书,又看不动,想去写字,又写不出来,生活有时候像停滞一样,唯一不变的是时间,永远向前,而人的DNA似乎又有开关,到了一定年龄就会细胞衰弱,不再产生新的细胞或者不再有活力,生命就会消逝,最大值也都没有超过120年的,大部分人也就差不多就没有了。

所以人与宇宙之间的关系,也就是这么的奇妙,思考宇宙和生命,总能逃脱一下枯燥的现实,不断变化的生活,总是给人以精神的压力,然而生命总是运动的,宇宙的第一状态是静止的,还是运动的,亚里士多德的答案是静止的,牛顿的答案是运动的,那么,目前认为牛顿是对的,不过从哲学的角度来说,人们接来的发现,应该是静止的,但这种静止不是亚里士多德的静止,而是一种新的静止,然后再发现一种新的动的,最后发现静止和动的数学关系公式,完成大统一,到那个时候,人也和上帝差不了多少了。

人和上帝差不多,那是个最伟大的时代,也是个最糟糕的时代,有创世的能力,同样就有毁灭世界的能力,各个时代都有各个时代的因缘,处在小学生的时候,发愁的肯定不是大学的时候,大学生有能解决小学生的能力,也会自己大学时的问题等着。

现在所面对的问题,在以后看来也许不是什么,但现在不过去,就没有以后,现在的路看起来有千万条,在已经到了已后,就只有那么一条,未来会通向何方,在未知的情况下都会迷茫,且不用说了解过过去十年发生的事情,就算是了解过去五年的事情,人人都会是千万富翁,站在现在看未来,多少人赌上自己的命运和生活。

这是一个普通的周末,和其它的周末并无什么相同,在他人眼里看来,这更是一个简单到不能简单的周末,每个周末基本上都是相同的,不同的是陪伴他们的心情。

做个教育家

时年已经三十有六,我在昨天晚上终于想明白,做什么是对自己有意义,和自己应该去做什么,简而言之,就是做个教育家。

从我自己说起,我想做文化传播,做国学方面些的事情,本质上还是教育。不管是写书、写博客、还是写网站,本质上都是教育和普及,我最关心的也是这个。

我自己有过教育,但也不怎么样,很多知识不会,也受了很多没有知识的苦,好歹还学习了一点知识,也算沾了知识的一些光,从小城镇居民一路到大城市生活,我也希望能够再学习,虽然也总是学不会。

从大处说,现代社会靠知识就可以赚钱可以吃饭,我小时候是农民,也做过工人,现在是每天打打字做做网络的事情就有收入,现代社会已经是知识社会了,提高知识文化水平,是成为现代社会,跨过中低收入陷阱的唯一方法,没有足够有知识的人群,是没有办法成为现代化国家的。

想明白了这个事情,接下来的问题就是,我能做成这事吗?

我也有自我怀疑,我自己啥也都不行呢,拿什么去教育别人,当然靠我自己是不行的,我自己不行,我得搭个平台,请厉害的人,可以的人来教,那不就可以了吗。

我有足够的愿力,动力和能力来完成这事情吗?

愿力是想完成这件事情的期望,要是激动起来,也能激动的晚上睡不着觉,能想好多好多内容,可是等白天醒来之后,激情退却之后,还有多少能量想来完成这件事呢,做做计划,做做方案,很久没有希望,就放在那里,存在电脑里吗。

动力是指推动自己的能量,想做一件事情,总要去各种努力,各种沟通,和各种人打交道,改变自己,并获得别人的认同,这个过程有很多挫折,也会有自我的怀疑,经常不想动,那么还能动吗。

能力是设计、运营管理的能力,和各种人打交道,平衡利益的能力,解决问题的能力,现实社会是复杂情况,要遇山开洞,遇水搭桥,把事情给办成,没有能力,只有想法,就只能空想了。

想想我的经历,在读大学的时候,做的第一个小网站for-up就是个教育类型的网站,后来又做118W财富网站,也是一个商业教育类型的网站。这也许就是冥冥中的道路。

后来到百度,在创新大赛上,向Robin介绍了类似于公开课的形式,全公益的,未获得支持,后来百度又做了个几乎全商业的百度传课且不提,如果那个时候我能做了这个项目,那么做到现在做教育也是做有四五年了,也足够开始下一个更大的教育计划了。

我能坚持这个事情,这个梦想能有多久呢,我能在教育这个事情里做多少事情,做多大的事情呢,甚至于,我能在这个行业里做什么吗,现在也是未知,我唯一知道的是,以后做的事情,该为这个目标服务,专一的想想做如何做好这件事情。

幸福感的降低

想想天气晴朗,日子过的还算可以,但又没有感觉到多幸福快乐,是什么消耗了我的幸福感?可能有几方面原因吧。

社会上的理想主义,有句话说,如果对社会没有信心,早上起来都没有动力,也可能是对未来没有信心,对一个理想主义者来说,现实是痛苦的,理想主义者总是喜欢完美,完善,而现实是有缺失的,是充满不完整的,而且也改变不了,这就是生活,这是理想主义者不快乐的根源。

工作上的天花板,严格意义上说是人生的天花板,已经到达自己原来家庭,阶层,教育,能力,人际关系的极限,向下没有意义,向上又不知道如何走,去到哪里去,走的都是之前没有多少人走过的路。

生活上的劳累,天天上下班的劳累,比工作还让人劳累,终日奔波苦,大概就是这个意思,天天跑来跑去,累死个人,生命都浪费在路上,每天来回奔波在一个城市的两个区,每月奔波在两个城市回家探望妻儿,每年奔波在两个省份回家探望老去的父母。

社交活动也没有多少,能交心谈心的朋友有多少,懂的朋友有多少,翻翻通讯录,能联系的朋友有多少,大部分都生活在朋友圈里面,上班上的也没有多少时间见,城市大的见一个人都像过年时的团聚。

生活上的乐趣也在减少,几乎没有什么觉得快乐的事情,旅行,社交,甚至写书,原来还总想写小说,现在写小说的时间,心思,动力都没有多少路,博客网上还各种要求备案,写作的动力都没有多少。

生活大概就只剩下了赚钱,上有老,下有小,年龄又大,社会上的评价就是,年纪这么大了,职位还很底,赚钱也不多,也就是一个nobody,社会上对女人的年龄和容貌是残酷,对男人的钱包和事业就是残酷。

如此这般,如何有幸福感,幸福感是件内心的事情,有钱没钱都可以感觉到幸福,但又依赖于外部生活,针尖的事情都让人烦躁,身体状态不行,脑袋状态也不会好到哪里去,这样起伏不定的状态,就是生活啊。

自我的牢笼

人生而自由,却无不在枷锁之中,这些枷锁,有些是天生的,有些却是自己做的,有些是自知的,有些是不自知的,回顾我的生活,大致有这么几项吧。

不爱理人到关注反馈
小时候大概我就属于是异类,虽然有父亲,但父亲一年也就回来一两次,也算是留守儿童吧,在农村那样的环境,就并不是那么好过了,儿童也是有自己的世界的,转学就更糟糕了,然后一路到外面打工,从来都是少数人和边缘人吧。
在这样的环境下,保持内心强大的还能活下去,在意别人的眼光和评价是没有什么用的,也不是没有在意过,但时间长了自然是受伤过多,还是用不着在意别人的看法了吧,别人怎么看都别的事情,自己过的好就行。
好处是自然自己过的好了,但又走到另外一边,即不怎么在乎别人的看法,这样会有两个后果,这两后自然是没啥好的了。
第一个后果就是,不从别人那里得到评论,那也得不到建议,我也懒的问人,万事靠自己,成长速度就慢啊,以前其实也分不清楚别人的反馈是好是坏,只好全部拒绝,现在多少也能分出来一些了吧,这是第一个弊端吧。
第二个后果就是也没计划得到别人的认同,也懒的去说服别人,我自己怎么着就怎么着,别人自然也是怎么着就怎么着,这基本上就没有啥团队了,也不愿意去指挥和沟通,自己生活倒是挺好,商业活动都是团体活动,不和别人交流基本上没啥戏啊。
所以说中庸之道最为真理,不能老不理人,也不能没有自己,这其中的平衡之道,存乎一心,妙用无穷啊,一边是自己,一边是别人,别人也是自己的镜子,照出自我的存在。

兴趣广泛到要专注如一
以前写简历写个人介绍,总要写一句兴趣广泛,生怕自己没有兴趣,但实际上想想,真的也没有什么兴趣,总是想学各种东西,总是想装各种软件,总是存储各种东西,显得自己什么都懂一点,什么都了解一点,但和真正懂的人一比,自己懂的是也就是就业余级别,离专业级别远的很多。
想想原因是什么,最终的原因,大概就两字,太穷,四个字,一无所有,正因为什么都没有,所以才想什么都有,正因为什么都想要,所以才兴趣广泛,缺的东西太多了,各种都想要一点,而实际上还是因为穷,也投入不起,在事情上也深入不下去。
活到这把岁数,基本上也就知道了,想的太多,反而什么也不想做,想得到的太多,反而什么也做没不到,人生而有限,时间有限,精力有限,资本有限,想得到这个,就得不到另外一个,现在在做这个事情,另外的事情就做不了,事情基本上就是这样的情况。
所以该放弃的就得放弃,有些事想做,也得把他从心里放弃,没到时候,没到条件就不做,现在只能需要做的,能做的,生活要求要做的,努力把手头这几件事情搞好就已经足够了,这些事情搞好搞精,总归是对生活有价值的,对于他人有价值那就更好了,然后这些事做完之后了结了,自然也就该可以搞其它的事情了。
生活中的事情是能砍掉就砍掉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这话不知道是谁说的,真的是至理名言,人生就是这样,专注于几件事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不要无事生非,专注于做好现在的几件事,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。

从不稳定生活到稳定生活
以前我的生活是不稳定的生活,就没有稳定过,虽然还是长期在一个城市,但在这个城市里就没有安生过,几乎是一两年换一次工作的节凑,生活很破碎,工作也很破碎,然而,在百度有近三年,在360有三年多了,加起来竟然有五六年的安定生活了。
虽然在路上跑的也是累死累活的,在公司里的项目也是跌宕起伏,但毕竟动荡小了好几个量级,家庭和感情生活都稳定有十多年了,不像以前感情也是没着没落的,基本上算是已经安定下来了。
如果要创业或者做其它,还是有不稳定的成分,我也可能本身也是不那么容易安定的人,主要是还有事情,心也不定,身也定不下来,有些问题还是没有解决,钱的问题还是遥遥无期,没有找到方法,知识和学习也没有达到预期的高度,还有修行还在路上,欲望也还没有平复,还有很多想法,身心未定,虽有远离尘世的想法,却还有俗世的羁绊。

基本上就是这么些内容了,又是好久没有写博客了,把三篇综合到一篇吧,最终仍然是做自己,只有把自己做完善了,才有可能去做一些事情,改变一些事情,也可以达到自我的满足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