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如大海天地宽

冬日暖阳是北方的一种特有让人有幸福感的事情,冬天里天气阴沉,北风呼啸寒风冷,让人特别难受,心情也低落起来,然后一轮阳光而出,让人暖呼呼的,在冬天里是像大雪无声落这样能让人感觉到幸福的事情。

但是境由心生,纵然是这样的让人感觉幸福的天气,也没有让我感觉到多幸福了,没有力气都懒得写东西了,总是很焦虑和很迷茫和很忧郁。

如若心受困,纵然有千般美景,也是失了颜色。不管是网上的,还是身边的,随处可见,有些人困于创业或炒股失败产生的债务,有些人是一直没有找到良配,有些人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,有些人则是被命运捉弄。

之前觉得可以接受的事情,之前觉得幸福的事情,随着事情的发展,总得努力做更多,总找到有欠缺,时间掌控着世界万物和人类,只要有变化,人得就得跟着变化。

焦虑来源于现状,现在的问题在于总是会趋于结束,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事情再好也会有结束的一天,人总有完蛋的一天,太阳也有熄灭的一天,为了在结束之前能够得到保存,就得在现在进行改变,但就是现在不是那么好改变的。

人总是处在一种生活轨道上,平时做些小改还是可以的,但要改动自己的大轨道,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,比如毕业、就业、结婚、创业、重病这些事情都是能够让人生轨道出现大变动的事情,至于结果会如何,可能有好也可能有坏,总之是人生轨道发生大变动了。

在想变而变不了情况下,现在是好想更好,那是忐忑,现在不好而换不了,那是煎熬。大部分人是无力改变自己的生活轨道的,能够主动去做的是狠人,做了改变了自己生活轨道的人,那是猛人。

迷茫是未来,世界和社会是大因缘和合的集合,个人都在其中浮沉,能猜到未来的寥寥无几,在这种猜到能做到的,再加一个寥寥无几,人总是需要一种确定性的动物,总是期望得到一个答案,哪怕这个答案可能看起来都不靠谱。

以后会怎么样,自己平庸的一生还能不能继续下去,有时候还不想咸鱼,还想蹦哒几下,还想拼搏一下,但又失去了勇气,怕失败变的一无所有,变成一个悲惨结局,自己悲惨也就够了吧,还被人拿去嘲笑。留下身后名,人都完蛋了,还要担心自己的身后名,也是一种奇妙吧。

忧郁的是情感,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,现在智能机器人这么火,人所坚守的最后一块领地就是情感,总说机器人没有感情。人是需要情感的动物,人要没有或缺失了情感,那和草木又有什么区别呢。

每个人都有情感,看起来情感十分充沛,每个人都不缺少情感,现实并非如此,一个大城市里几千万人,能共情的有几人呢,对人的关心,大部分也变成了物质关情,买买东西之类的。

人的情感也是有限的,用多了也会消耗的,社会事情上也容易欺骗人的感情,不同频的情感之间的消耗也会更快,你说你的我说我的。距离太多情感也会淡,打工带来的老家工作地分居,两地分居,都拖淡了情感,对于情感的表达也是一种技能,遗憾的过去都只有生存,莫得感情。

面对焦虑迷茫忧郁,人生总会有那么几个时刻问自己,要不要放弃现在所有的一切去追求一个看起来不知道结果的未来,要不要改变自己现在生活习惯去更换一个生活轨道,这样做有意义吗,这样做值得吗。对这些问题不同的答案,形成了不同的人生与生活。

真的我

何谓真的我,想来这个问题,只有这些人会想,思虑太多的人,还有些空闲的人罢,整天忙碌于生活,或者生活太幸福天天酒色犬马的的人不会考虑的罢。

什么是真的我,我到这个世界来了又如何,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又会如何,看了一个讣告,某某某不幸于某某日在医院因病去世,等到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因我的声名的不显著,也不会有讣告,可能也会因为某种不幸的事件离开,但我就离开这个世界本身而言,对于我而言,并不是一个不幸的事件,当然也不是一个什么幸运的事件,人的生命之所以宝贵,就是生着有着无限的可能,去世之后这种可能性没有了,又面临着一种巨大的未知。这样前后说话有些绕,简单来说,就是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我不觉得是一件不幸的事情,每个人都来到这个世界上,大概都有他的旅程,万物都有终结,只是我的旅程结束了。

但问题是我的旅程的意义或者是价值是什么,都生活有四十年了,我还是不知道,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很早就知道了自己生活的意义,但是我还是不知道,所以不能称为之清醒的人生,或者这个意义根本就是没有意义,这也是一种虚无主义罢。

或者叫做我离开的时候,期望自己是什么样的人,当然是不想做坏人,或者世界上每个人都不想做坏人,只是环境或者内心的欲望让他们变成了坏人?如果处在一个乱世或者只能做坏人的境地,我是不是也不得不做坏人,不公或者黑暗的事情也使我愤怒,这种愤怒的怒火会不会烧去我的理智,一念嗔恨起,火烧功德林,也让我成了一个坏人?人性经不起考验,我不愿意设想也不愿意接受这样的考验。

我想做一个字面意义上的好人,如果字面意义上的好人做不起,那也只好做一个内心意义的好人,我也想做一个睿智的人,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智能,如果什么也不会也不懂,那和动物有什么区别呢,虽然觉得自己想明白很多事情,对内自知者明,自知也没有做到多少,不能算多明,对外微积分都没有搞明白,也不能算多智吧,也没有实现财务自由,也不能算多能吧。

或者答案在身外,问题的答案不在问题本身,之所以找不到自己的意义,因为意义不在本身,而在他人吧,所以这就是世界的阴阳与奇妙吧,由于长期的与对界对抗,外界的评价我并不在意,但是仍会有些外界的事情引发我的情绪,社会的负面也使我愤怒,有时候也让我无力,亲朋的不理解和难以沟通让我也觉得抑郁和无奈,好友在生活上的不如意也会让我觉得担心和总想出点瞎主意。

但是影响别人,就需要影响别人的资本,否则别人看你自己都各种不行,你说这个有什么意义呢,兵法有云,十则围之,五则攻之,倍则战之,敌则能战之,少则能逃之,不若则能避之。十倍于别人的力量说的话才能有那么一点意义,要有价值与100万资产的人,需要有1000万的资产能力。

虽然一直很穷,但是我对于钱的追求一并没有那么大,一是没有过过有钱的生活,也不知道有钱是多少的快乐,二是赚大钱的过程确实比较难,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方法,三是小富即安,有基本上生活的钱,解决掉生存与温饱就不想再动弹了。但是如果想解决一些事情的时候,毫无疑问最强有力的工具就是钱。

人只有两个问题,一个是思想问题,一个是现实问题,想解决思想问题这个比较难,人都是现实的动物,看不到现实的改变,不会改变,而改变现实最强大的工具就是钱。别人看你,谁能看到思想,看的都是现实的钱,即房子别墅,车,以及女的包包男的手表这些东西。

所以又回到自身,即怎么样达到现实的改变,衡量知识用学历,衡量学历就是用分数。衡量现实用财富,衡量财富就是用钱数。所有的动产与不动产,都可以换化为一个钱数,这万物皆数了也是。对于我而言,这一辈子做到一千万基本上就到头了,能用二十年达到这个目标于我而言已经是超出我的想像与预期了。

而同样的社会上,有些人出生就有数亿的财富,在认识的人当中,有些人在几年内就能达到这个目标,更不用说有很多人已经达到这一级别,而我现在还处在一个不知道怎么做的阶段,也不知道如何达到一个阶段,或者还会有很多次尝试,但也没有结果的阶段,所以在这个星球上,真的是丰富多彩啊。

虚度光阴又一年2

这个月过完了生日,明年就年届四十了,情绪大概又是低落了一阵,这一年一年过的,真如书中所说,时光如流水,感叹韶华易逝,而人生并没有什么变化,徒增情绪和压力吧。

想我在10岁的时候,最大的想法就是读个高中,然后到广东的工厂打工,这就是当时最大的想像力了,那个时候还在村里,走的最远的地方就是镇上,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市里,在市里也没有呆过超过一天。

等我到了20岁的前夜,高中也没有上成,也只是在矿上打工,心情很是灰暗,于是又开始读书,在20岁时算是读了大专,也算是超过了高中吧,最大的想法就是找个能有电脑的工作,天天打电脑。

到了30岁的时候的前夜,买了房,结了婚,有了娃,也有了电脑的工作,也在中国一线互联网公司上班了,感觉也像是三十而立了,对生活也有了期望吧。

现在到了40岁的前夜,这十年差不多是过的最平稳的十年吧,都在大互联网公司,分别是三年和七年,虽然在公司里面也够折腾人的,项目也是死死生生好几次,但是比起20-30这个十年就平淡很多了,25-30年这五年时间真是把自己折腾的够呛,就像是脱了几层皮不为过,真是对于身心的折磨,大有收获也大有伤害。

但是却没有梦想了,被现实折腾的,之前还有很多期望,想做公司,想做些什么,现在站在40岁的门口,却是很多期望没有了。

第一个无奈是分离的无奈,小时候,父亲长年在外打工,一年回老家看望妻儿一次,等到终于到一起的时候,我已经长大了,读初中了,想教育我也不可能了,现在,父亲退休了,我倒是长年在外打工,一年回去看望父母一两次了。而我也和自己的妻儿分离,好在是能一周回去看一次,等我老了可以回去了,儿子又要上大学离开家了,最多也是一周回去看我一次了,这种无奈很是我让我心伤,但又无可奈何。

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,如果这个问题不能被解决,那就是钱不够多,也许很多事情用钱就能解决,比如这个,在市区换更大的房子,或者不用为生计所发愁,只需要钱多就能解决,但问题是没有钱,年届四十,自己存款也没十万,月可支配支持不超过二千五,说起来伤心,想起来难过。

这就是第二个无奈与悲哀,能力的悲哀。生活是可以做到很简单的,任何一个方面做到这行业最高,都会有足够多的钱,比如我原来也有一个小说梦,写写小说,这多简单,一台电脑就足够了,甚至一支笔就足够了,每天就是写写写,写成一流作家自然有足够多的钱,其它的事也不需要做,也不需要跑这跑哪,天天在家也行,但问题是,能力不足,就像是挖井,开动挖一个坑挖不动,挖不出水,然后又去挖下一个坑,结果还是挖不动,结果就是挖了很多坑,但都没有挖出水。

挖了写小说的坑后,没有成功,年少时还想过要做黑客,当时的黑客还是个褒义词,有点网络侠客的感觉,是技术非常厉害的人,但是学代码是前前后后断断续续学了很久,也没有学会,又挖了一个没有挖成的坑,还有是想创业,做企业家,也进行了不少尝试,结果是身心俱疲,也以结束告终。

所以生活也许是简单,只是自己越过越复杂吧,内心太过于烦扰,情感太过于空虚,钱太过于少,穷就是原罪,能力不足就是低能,柿子都捡软的捏,位低言轻,处于末端天然就容易被鄙视,

然后时光从不会停下脚步,改革开放四十年,走完了资本主义的四百年历程,日本发展了多少年才到低欲望社会,而今年社会上就出现了躺平主义,人固然要看自己的奋斗,也要看历史的进程,只要活着,就在红尘中翻滚。

只能忘记那些不能改变的吧,不能改变的情感,不能改变的过去,不能改变的人际关系,只能改变自己吧,除此之外别无他法,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,改变自己的工作习惯,甚至改变自己的环境,在什么山唱什么歌,在什么地方也就只能做什么样的事情,舍弃那些无能吧,也只有这样才会让自己改变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