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的我

何谓真的我,想来这个问题,只有这些人会想,思虑太多的人,还有些空闲的人罢,整天忙碌于生活,或者生活太幸福天天酒色犬马的的人不会考虑的罢。

什么是真的我,我到这个世界来了又如何,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又会如何,看了一个讣告,某某某不幸于某某日在医院因病去世,等到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因我的声名的不显著,也不会有讣告,可能也会因为某种不幸的事件离开,但我就离开这个世界本身而言,对于我而言,并不是一个不幸的事件,当然也不是一个什么幸运的事件,人的生命之所以宝贵,就是生着有着无限的可能,去世之后这种可能性没有了,又面临着一种巨大的未知。这样前后说话有些绕,简单来说,就是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我不觉得是一件不幸的事情,每个人都来到这个世界上,大概都有他的旅程,万物都有终结,只是我的旅程结束了。

但问题是我的旅程的意义或者是价值是什么,都生活有四十年了,我还是不知道,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很早就知道了自己生活的意义,但是我还是不知道,所以不能称为之清醒的人生,或者这个意义根本就是没有意义,这也是一种虚无主义罢。

或者叫做我离开的时候,期望自己是什么样的人,当然是不想做坏人,或者世界上每个人都不想做坏人,只是环境或者内心的欲望让他们变成了坏人?如果处在一个乱世或者只能做坏人的境地,我是不是也不得不做坏人,不公或者黑暗的事情也使我愤怒,这种愤怒的怒火会不会烧去我的理智,一念嗔恨起,火烧功德林,也让我成了一个坏人?人性经不起考验,我不愿意设想也不愿意接受这样的考验。

我想做一个字面意义上的好人,如果字面意义上的好人做不起,那也只好做一个内心意义的好人,我也想做一个睿智的人,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智能,如果什么也不会也不懂,那和动物有什么区别呢,虽然觉得自己想明白很多事情,对内自知者明,自知也没有做到多少,不能算多明,对外微积分都没有搞明白,也不能算多智吧,也没有实现财务自由,也不能算多能吧。

或者答案在身外,问题的答案不在问题本身,之所以找不到自己的意义,因为意义不在本身,而在他人吧,所以这就是世界的阴阳与奇妙吧,由于长期的与对界对抗,外界的评价我并不在意,但是仍会有些外界的事情引发我的情绪,社会的负面也使我愤怒,有时候也让我无力,亲朋的不理解和难以沟通让我也觉得抑郁和无奈,好友在生活上的不如意也会让我觉得担心和总想出点瞎主意。

但是影响别人,就需要影响别人的资本,否则别人看你自己都各种不行,你说这个有什么意义呢,兵法有云,十则围之,五则攻之,倍则战之,敌则能战之,少则能逃之,不若则能避之。十倍于别人的力量说的话才能有那么一点意义,要有价值与100万资产的人,需要有1000万的资产能力。

虽然一直很穷,但是我对于钱的追求一并没有那么大,一是没有过过有钱的生活,也不知道有钱是多少的快乐,二是赚大钱的过程确实比较难,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方法,三是小富即安,有基本上生活的钱,解决掉生存与温饱就不想再动弹了。但是如果想解决一些事情的时候,毫无疑问最强有力的工具就是钱。

人只有两个问题,一个是思想问题,一个是现实问题,想解决思想问题这个比较难,人都是现实的动物,看不到现实的改变,不会改变,而改变现实最强大的工具就是钱。别人看你,谁能看到思想,看的都是现实的钱,即房子别墅,车,以及女的包包男的手表这些东西。

所以又回到自身,即怎么样达到现实的改变,衡量知识用学历,衡量学历就是用分数。衡量现实用财富,衡量财富就是用钱数。所有的动产与不动产,都可以换化为一个钱数,这万物皆数了也是。对于我而言,这一辈子做到一千万基本上就到头了,能用二十年达到这个目标于我而言已经是超出我的想像与预期了。

而同样的社会上,有些人出生就有数亿的财富,在认识的人当中,有些人在几年内就能达到这个目标,更不用说有很多人已经达到这一级别,而我现在还处在一个不知道怎么做的阶段,也不知道如何达到一个阶段,或者还会有很多次尝试,但也没有结果的阶段,所以在这个星球上,真的是丰富多彩啊。

虚度光阴又一年2

这个月过完了生日,明年就年届四十了,情绪大概又是低落了一阵,这一年一年过的,真如书中所说,时光如流水,感叹韶华易逝,而人生并没有什么变化,徒增情绪和压力吧。

想我在10岁的时候,最大的想法就是读个高中,然后到广东的工厂打工,这就是当时最大的想像力了,那个时候还在村里,走的最远的地方就是镇上,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市里,在市里也没有呆过超过一天。

等我到了20岁的前夜,高中也没有上成,也只是在矿上打工,心情很是灰暗,于是又开始读书,在20岁时算是读了大专,也算是超过了高中吧,最大的想法就是找个能有电脑的工作,天天打电脑。

到了30岁的时候的前夜,买了房,结了婚,有了娃,也有了电脑的工作,也在中国一线互联网公司上班了,感觉也像是三十而立了,对生活也有了期望吧。

现在到了40岁的前夜,这十年差不多是过的最平稳的十年吧,都在大互联网公司,分别是三年和七年,虽然在公司里面也够折腾人的,项目也是死死生生好几次,但是比起20-30这个十年就平淡很多了,25-30年这五年时间真是把自己折腾的够呛,就像是脱了几层皮不为过,真是对于身心的折磨,大有收获也大有伤害。

但是却没有梦想了,被现实折腾的,之前还有很多期望,想做公司,想做些什么,现在站在40岁的门口,却是很多期望没有了。

第一个无奈是分离的无奈,小时候,父亲长年在外打工,一年回老家看望妻儿一次,等到终于到一起的时候,我已经长大了,读初中了,想教育我也不可能了,现在,父亲退休了,我倒是长年在外打工,一年回去看望父母一两次了。而我也和自己的妻儿分离,好在是能一周回去看一次,等我老了可以回去了,儿子又要上大学离开家了,最多也是一周回去看我一次了,这种无奈很是我让我心伤,但又无可奈何。

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,如果这个问题不能被解决,那就是钱不够多,也许很多事情用钱就能解决,比如这个,在市区换更大的房子,或者不用为生计所发愁,只需要钱多就能解决,但问题是没有钱,年届四十,自己存款也没十万,月可支配支持不超过二千五,说起来伤心,想起来难过。

这就是第二个无奈与悲哀,能力的悲哀。生活是可以做到很简单的,任何一个方面做到这行业最高,都会有足够多的钱,比如我原来也有一个小说梦,写写小说,这多简单,一台电脑就足够了,甚至一支笔就足够了,每天就是写写写,写成一流作家自然有足够多的钱,其它的事也不需要做,也不需要跑这跑哪,天天在家也行,但问题是,能力不足,就像是挖井,开动挖一个坑挖不动,挖不出水,然后又去挖下一个坑,结果还是挖不动,结果就是挖了很多坑,但都没有挖出水。

挖了写小说的坑后,没有成功,年少时还想过要做黑客,当时的黑客还是个褒义词,有点网络侠客的感觉,是技术非常厉害的人,但是学代码是前前后后断断续续学了很久,也没有学会,又挖了一个没有挖成的坑,还有是想创业,做企业家,也进行了不少尝试,结果是身心俱疲,也以结束告终。

所以生活也许是简单,只是自己越过越复杂吧,内心太过于烦扰,情感太过于空虚,钱太过于少,穷就是原罪,能力不足就是低能,柿子都捡软的捏,位低言轻,处于末端天然就容易被鄙视,

然后时光从不会停下脚步,改革开放四十年,走完了资本主义的四百年历程,日本发展了多少年才到低欲望社会,而今年社会上就出现了躺平主义,人固然要看自己的奋斗,也要看历史的进程,只要活着,就在红尘中翻滚。

只能忘记那些不能改变的吧,不能改变的情感,不能改变的过去,不能改变的人际关系,只能改变自己吧,除此之外别无他法,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,改变自己的工作习惯,甚至改变自己的环境,在什么山唱什么歌,在什么地方也就只能做什么样的事情,舍弃那些无能吧,也只有这样才会让自己改变吧。

生活的意义与价值

作为一个经常思考意义与价值的人,原因是我自己一个人的时间比较长,没有事情的时候就看各种信息,看的信息多了相互冲突就会想,这是如何一回事,本质不过是我也缺乏这些东西罢了。

生活的意义是情感,生活的价值是创造。

觉得生活没有意思,基本上是和人的情感缺失、断连有关,满足感,幸福感,充足感这些都是情感感受,而非现实感受,物质条件丰富固然可以极大的满足个人的需求,但有一项很难满足,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,这点不是花钱能办到的,也不是一个人能办到的,这需要另外一方的共同努力才行。

比如家庭本是温暖的港湾,但看看社会新闻并不尽然,家人之间如地狱的也有,亲情之间没有温暖反而寒冷如霜,而现代的工业社会,把人分解为个人,工作关系变的很快,社会流动也大,友情也是难以建立,自己孤独久了就容易空虚,空虚多了就找不到意义。

觉得生活没有价值,是难以创造,或创造的太少,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些文字就是我存在的价值,因为是我的创造物,在小农经济时代,都是自给自足,自己种饭自己吃,并不依赖于他人,可以达到自洽,但在工业时代,每个人的生存都依赖于他人,这是一种重大的变化。如果没有他人的需求,自我将无法生存。

比如餐馆,做出来的饭没有人来买来吃,那做出来是没有意义的,比如建立的各种商业网站,如果没有人访问,那么只能关闭,也不会存在多久,比如各种工业品,如果没有人购买和使用,也是没有意义的,工业时代的人们,不再依赖于土地,而变成了用户,他人即是自己产出的目地,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也是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。

工作机会成为了农业时代的土地,哪里的工作机会多,哪里就是生活的土地,像羊群一样随着工作机会而流动而迁徙,收入的来源也变成了用户群,用户阶层,用户使用需求这些东西,都是为了别人的需求做东西,只顾着自己的需求,不顾及大众需求,只能成为艺术品或者自用品,然而这也带来了另外一种焦虑,即别人的需求总是变化的,导致自我的存在也变成了不确定,不像是能自给类型的,可以有稳定和确定的状态。

因此,增加生活的意义和价值,就是不断的增加情感和进行创造,情感连接改变人际关系,价值创造改变现实生活,这两者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不止是自我的改变,还会影响到周围人的改变,情感连接中有太多的断连,无法连接,有太多的愤怒、无望与焦虑和抑郁,价值创造过程中也有太多的难以进行,难以跨越的大山,不想做的事情,损失和失望。

只要去做总会有些收获,只不过是这些收获不会知道是在哪里,把时间投入到哪里,就会得到些什么,我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聪明的人,也不是一个有能力的人,也不是一个有背景和机会的人,也不是一个有幸运加持的人,只是大街上的再平庸与普通的凡人,也有过狂想与膨胀,也有过失落与哀伤,但现在感觉还可以,也算过着正常的生活,想想也还是做了一些事情吧,虽然做的也没有多少,也没有做多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