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业时代的乡愁

引言:
人们像是草原上的羊,追逐着像水草一样的工作机会,随着工作机会而流动。

在城市里打工的人,过年了回到家,面对着大量的冲突,不管是催婚劝酒,还是一直没有见过的亲戚,然后又回到城市里,并非简单的是家庭两代人之间的冲突,背后是工业时代和农业时代的冲突。

在农业时代,由于对土地的占有需要,如果没有战乱这些意外,几代人都在一片土地上,在我的出生地村子里,一整个村子里面只有一个姓,只有八家外姓,还是在五六十年代大修水利,水库库区的周边村子每个村庄分了几户,几乎一个村里子多多少少都有些辈分关系,由于我出生的晚,有不少大人严格排起辈分来,还要叫我这个小孩叔叔。

然而随着大时代的变化,父亲这一代最大的孩子随着解放全中国一路到达到中国最南边广西,伯伯招工也去了一座省内城市,后来爸爸也招工走人,把我从一个小时候的农民变成了工矿子弟,只有最小的叔叔还留在本地,一家人四散天涯,见的机会都没有多少。

后来我长大了,也上学离开了老家,又和爸爸年轻时一样,一年才回几次家,只有母亲保留着对老家的执念,总是念念不住还想回到那个村庄,还想回去再盖房子,二十年后我终于跟着妈妈回了一次老家,老家里的村子空了近三分之一,剩下的也都是些老人,有点能力的都去镇上或市里买房走了,能力再差一点的年轻人也出去打工了,不管是当初建的多好的房子,现在也都是空空的。

又过了几年,我才终于意识到,那个童年中的小村庄是再也回不来了,时代变化了,工业时代的文明席卷了生活,对于土地的热爱,只是因为出生在那里的执念,纵然回到那里又如何呢,无事可做,在工业时代,工作机会就像是草原上的水草一样,人就像是羊一样,逐草而居,哪有工作机会,才能在哪生活。

长大后我来到了北京,北京城大,居之不易,可是仔细一想,如果不在这里,别的地方我更无法生存,哪怕是周边的城市,要么没有适合做的工作机会,要么不习惯生活方式,要么是没有人际关系,也没有资本自己做,只能自己呆着,回到老家,也没有事情做,只有自己无聊呆着。

这几年再回去,父母老家的工矿资源没有了,人也都开始分流走了,像一个小镇的矿区,小学,中学,医院,变得空旷无人,留下无人住的房子,后来都被拆了,然后这些房子地基又被开辟成为小菜园,小田地,又变回了农村,没有工作机会,小到一个人,大到一个城市,在工业时代都无法生存和繁荣。

向城市生活发展是历史的趋势,像发达国家日本,超过一半的人住在东京湾区,就像当于我们国家的长三角城市带这样的地方,男生若不努力向城市发展,女生受完教育基本上都留在城市里了,留在农村里到哪去找,城市生活是工业社会的主流,也许等老了之后,再回到低成本低节凑低压力的农村养老吧。

linux的创始人Linus Torvalds有自己的哲学,他说一个事情有三个发展阶段,一是生存需要阶段,二是社会规范阶段,三是娱乐阶段,大城市周边的农业,就发展到了第三阶段,存在的意义就是提供娱乐体验,采摘种植以及亲子活动,旅游业以及民宿,并不主要依赖于种植业。

在工业时代生活,人获得了不依赖于土地的自由,哪个城市有工作就去哪里做,以前户籍还限制着人的流动,户籍和孩子教育,社保都是绑定的,现在已经越来越多的城市都推出了本科以上学历可落户,之前还有过买房落户,虽然有些大城市还不行,但这已经足够给予了在工业时代生活自由,农业时代还不行,找不着工作就只能在一块土地上呆着。

工业时代里的人际交住,基本上按阶层交往,一个人的资产、教育学历,知识素养,职业和生活习惯,形成了不同的阶层,这和农业时代的血缘关系形成了直接的挑战,不同的亲戚分处于不同的阶层,但在过年这个时间点凑成了一大桌,于是就各种冲突,汇成一篇篇热文,按阶层分层交流好不好,会有很多不好,但也比按阶级分层交流好。

只是一种淡淡的乡愁,人总想知道三个问题,我是谁,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,从哪里来这个问题,在农业时代,祖宗十八代有完善的可以查到很早,在工业时代的大流动背景下,大概也只能记住两三代吧,这也是一种执念吧,其实我连自己爷爷的上一代是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了,等我的儿子长大,估计他也就知道前几代吧。

最终的还是,无论在哪里,最重要的还是要过好生活,纵然是农业时代的纯姓小村庄,以邻为壑的事情也不少见,就算是一家人,有些家庭矛盾重重,有些家庭无法理解,有些家庭不相往来,能够做好修身,把自己过好,能够做好齐家,让家庭和睦,都已经是非常有功德的事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