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破命运的藩篱

现在都在说阶层固化,觉得怎么样怎么样,其实这远远不算最糟糕的,最糟糕是阶级,那个才是最麻烦的事情,阶层存在是天然事实,这可不大可能会有所改变,纵然把一切阶层都人为打破,要不了多久,就会换一种面目再次出现,不会改变,阶层不可改变,而做为其中的人是可以改变的。

按照典型的钟型曲线,只有一部分人可以快速获得改变,大部分人随着时代而改变,比如现在都有空调,这是古代做为皇帝都不可能有的夏天避暑工具了。如何快速改变,这个快速到底有多快,根据情况不一样,速度也不一样,但也是有一些基础的东西的。

第一就是学习,持续不断的学习这个世界上已经有的知识,虽然有很多知识也没有什么用,但是持续不断的学习,总是可以了解这个世界更多一些。了解多一些,就有了改变的可能,改变自己,改变环境的可能。

第二就是做事,做事就是改变自己的环境和社会,人的社会价值,终究还是要靠做事体现的,一个人要是什么也不做的过一辈子,也许对自己也是有很多价值,但对社会没什么价值,比如说有个人隐居在湖边,那当然是对他是有益的,后来他又写了本书,那是对社会也产生了价值,假如他没有写那本书,那就只是对自己有价值了。

第三就是修心,认识自我,认识自我的情绪,内心和情感,这是走向幸福的关键,也是自我完善的关键,人有两个方向,一个是认知世界,一个是认识自我,了解自我并不比了解这个世界难多少。人是否幸福,是一种心理感受,而非是一种外在感受,外在是持续改变的,如果把幸福和快乐寄托于外在世界,很容易就随风飘散了。

第四就是健身,健身这块其实是重视的比较少的,大概是因为在四五十年前,国人都一直处在一个比较资源匮乏的状态,食物也不充足,健身其实是很消耗能量的,而大体力的劳动又消耗掉了足够的能量,导致国人一直以补为主,而不是一直为健身为主,身体不好了就补补,无非是营养缺乏,而现在生活条件好了,身体不好还是补,补成个大胖子。

这些事情说起来太简单了,但难以坚持,比如学习这件事,都说活到老学到老,有多少人能每天都学一点,都说三天打雨两天晒网如何,实际上能做到这一点,都非常不容易,包括健身也这是这样,能跑下来五公里的人能有多少,能形成习惯的人都天天跑,形不成习惯的简直跑不动。

坚持这事本身是违反人的本性的,人性天生不喜欢做重复性的事情,不喜欢做挑战性的东西,趋利避害,离苦得乐是人的本能,学习修炼人的头脑,健身修炼人的身体,修心修炼人的精神,做事修炼人的行为,都是没有一样是让人觉得好受的,而且时间也长,成果也不一定能够显现,也很可能做了很多什么也没有,这都让人是难以坚持。

但坚持下来是有改变的,时间是最奇怪的东西,一年下来可能没有什么改变,两三年下来就会有一次大的改变,十年下来就会也有很大的改变,而二十年后,什么都变了,比如一个十五岁的少年,二十年后就是三十五岁,十五岁的时候,还在读中学,可经过二十年,学业毕业了,工作都有十年了,从单身到恋爱到结婚到成为父母,全部都改变了,那么,再过二十年呢,到五十五岁了,所以不可想像吧,人生就是这么的奇妙。

普通人的颂歌

这是一篇普通人的颂歌,这个世界上已经有很多专著记录伟大的人的一生,事实上有些人也确实伟大,有些人做出的贡献,其它一百个一千个普通人都比不上,他们也确实是值得记录和赞颂,普通人也同样值得颂歌,只不过是太少了。

伟大的人也出生于普通人之中,在几百几千的人群当中,自然会有一部分概率出现几个不一般的人,至于他们成长为什么样的伟人,以及能够不能够成为伟人,这个看当时的环境和运气,也构成了伟人波澜壮阔的一生。

普通人的一生也是波澜壮阔的,只是无人记录,一个普通人从出生,到长大,再到恋爱,再到结婚,再到生孩子,再到孩子长大,养育,直至死亡,所经历的事情,人情和生活,记录下来也是一篇辉煌巨著,只是没有人记录。

普通人的情感和精神也是无限的,生而为人,空间是有限的,不过地球而已,甚至有很多人一生也没有去过多少地方,时间是有限的,人生短短不过一百年,但人的情感和精神是无限的,一瞬间就可以充满整个宇宙。

一个人只要活过他的一生,就是值得赞扬的,在这一生里,经过多少爱恨的伤痛,经过多少分离,经过多少痛苦的忍耐,经过多少的无可奈何,每一艘远航归来的船,不都是伤痕累累。

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宇宙,对于别人也许是一件无所谓的事情,对于自己那就是全部,对于自己一件珍爱的事情,对于别人也许毫无价值,对于自己经历的青春,有谁不是充满怀念。

人的生命和生活都是无限的,虽然身心困于有限的现实,人的生命和生活无限却是个事实,只要自己想做,经过一番苦痛挣扎的努力,总是可以达到所想做的事情,有时候很艰难,却是可以改变,脱离自我的牢笼,这是生命的奇迹。

这是一篇普通人的颂歌,因为他是你和我,作为普通人,总是希望和伤痛,作为普通人,总有梦想和失落,作为普通人,总有着奋进和无奈,这就是作为普通的你我。

好好的人为什么没有了?

在表面看起来挺正常的人,突然就自己结束了生命,这事只是听起来就觉得是很可怕,也引起了大量的新闻寻求真相,然而一件事情结果很容易可见,但从结果反推出原因就不容易了,就像条条大路通罗马,但站在罗马反推出来一个人是怎么来的,那就难了。

如果是突然发生的,那就不是生理原因,由生理原因形成的抑郁,焦虑等心理问题,那就要从生理去解决,即吃药,来补充身体内缺乏的相关激素,更多的是由心理原因产生的,表面看起来都是好好的,心里已经千疮百孔。别人看到的都外表的成功,生活,娱乐,看不到心中的哀伤。

虽然用药也可以短时间解决问题,但根本性问题还需要心理去解决,如果在用药期间没有解决掉产生的原因,那么在停药后,就会导致重复性发生,或者无法停药,一停药就会觉得崩溃。

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当发现已经处在这个事情的时候,往往希望能够短时间解决他,在痛苦的压力下甚至希望马上解决掉他,然而越是这样想,却是越是解决不了,导致时间更长,在痛苦中忍耐去解决,需要花费相当几个月时间,都已经是最快的了。

如果一个事情的现像有无数种,那就要提升到更高一级去观察,就像是生物学中的分类,在种这一级别有无数实际的动物,在界这一级别只有几个界了,导致这些悲剧事件的原因,现象虽然很复杂,实际上也可以分为两大类,这两大类原因就是外在压力和内在缺失,更多的原因是同时存在。

人只要活着就会存在压力,最常见的现像是钱、婚姻、人际、工作、疾病等压力,还有更多无数种,本质原因是人在生理上会走向长大,通向死亡,而在心理上并不会自己长大,也不会自动拥有处理这些问题的能力和知识。

衡量一个人的压力状态,就看能够不能够处理目前的事情,比如失业的压力,做大事的欲望,都可以分为工作这个分类去,催婚,结婚恐惧,单身等,都可以分到婚姻这个分类去,有能力处理好,那就没有,处理不好那就有,当然还有每个人都无可回避的死亡,那要看有没有心态面对。

内在缺失是缺爱,缺理解这些情感和精神需要,遗憾是虽然有共情,但人与人的分隔性,而且处在生存压力下的人,或者有的人在性格上天生对于情感并不敏感,更不说常见的人与人生活经历、思维方式、知识结构的不同,导致人与人做不到完全的理解,能够在一个共同的规则下博弈和生活已经非常不容易。

越是缺少越是求,越是求别人给的越少,这个别人包括亲人,朋友,甚至是工作上级,他们可能没有,或者是出于控制的目地来施舍,或者要有回报的。当然也有像菩萨一样的会给,但也难以太多,每个人不是为了满足别人而存在的,况且人家也有自己的需求,也难以一直满足。

表面上奋斗的很成功,内心积压了一路的伤也可能没有释放,别人都觉得羡慕,自己内心却觉得痛苦,把欢笑都奉献给了别人,把伤痛都留给了自己,总有一天到达一个无法忍受的临界点,留下一堆遗憾给自己,留下一堆惊讶给别人。

那这些问题如何解决呢,在这个世界有三种大的方式,分别是宗教,心理学和哲学,每个学派都有自己的一套,再向下是无数方法,有钱可以他救,找找心理医生,没钱就只好自救,自己读书学习了。

最简单的方式是就是读书学习,就像是这样的文章,就像是预防针一样,提前了解一下方法,在遇到这种情况下,最起码心中有数,就像是不会游泳,突然掉到水里,但之前有了解过游泳,最起码也可以扑腾几下,等待一下救援。

最省事的方法是放弃,放弃那些让自己觉得有压力的事情,自然也就好了,这样也有不良的后果,就是身体像成人,行为像小孩,不愿意成长和承担责任,这样的人到处都是,但对于自律极强,要求极高,欲望极多的人来说,放弃本身就是一种折磨,学会如何放弃,放弃什么,本身也是一种智慧。

最终级的是让爱从内心中升起,没有人看,就要自爱,自爱才能自信,自信才能自强,爱只有向内求,由自己升起,只有自己内心有爱,才不会觉得缺失,也才有能力去爱别人,也才能成为一个真正有能量的人。

幸福不幸福,这也是一种心理感受,外在的事情每天都在变化,有时有的有时没有的,把幸福寄拖在外在事情上,那很容易变的不幸福。认识到这一点不容易,做到这一点更不容易,心不随贫穷富有而变化,古来今往都是圣贤。

工业时代的乡愁

引言:
人们像是草原上的羊,追逐着像水草一样的工作机会,随着工作机会而流动。

在城市里打工的人,过年了回到家,面对着大量的冲突,不管是催婚劝酒,还是一直没有见过的亲戚,然后又回到城市里,并非简单的是家庭两代人之间的冲突,背后是工业时代和农业时代的冲突。

在农业时代,由于对土地的占有需要,如果没有战乱这些意外,几代人都在一片土地上,在我的出生地村子里,一整个村子里面只有一个姓,只有八家外姓,还是在五六十年代大修水利,水库库区的周边村子每个村庄分了几户,几乎一个村里子多多少少都有些辈分关系,由于我出生的晚,有不少大人严格排起辈分来,还要叫我这个小孩叔叔。

然而随着大时代的变化,父亲这一代最大的孩子随着解放全中国一路到达到中国最南边广西,伯伯招工也去了一座省内城市,后来爸爸也招工走人,把我从一个小时候的农民变成了工矿子弟,只有最小的叔叔还留在本地,一家人四散天涯,见的机会都没有多少。

后来我长大了,也上学离开了老家,又和爸爸年轻时一样,一年才回几次家,只有母亲保留着对老家的执念,总是念念不住还想回到那个村庄,还想回去再盖房子,二十年后我终于跟着妈妈回了一次老家,老家里的村子空了近三分之一,剩下的也都是些老人,有点能力的都去镇上或市里买房走了,能力再差一点的年轻人也出去打工了,不管是当初建的多好的房子,现在也都是空空的。

又过了几年,我才终于意识到,那个童年中的小村庄是再也回不来了,时代变化了,工业时代的文明席卷了生活,对于土地的热爱,只是因为出生在那里的执念,纵然回到那里又如何呢,无事可做,在工业时代,工作机会就像是草原上的水草一样,人就像是羊一样,逐草而居,哪有工作机会,才能在哪生活。

长大后我来到了北京,北京城大,居之不易,可是仔细一想,如果不在这里,别的地方我更无法生存,哪怕是周边的城市,要么没有适合做的工作机会,要么不习惯生活方式,要么是没有人际关系,也没有资本自己做,只能自己呆着,回到老家,也没有事情做,只有自己无聊呆着。

这几年再回去,父母老家的工矿资源没有了,人也都开始分流走了,像一个小镇的矿区,小学,中学,医院,变得空旷无人,留下无人住的房子,后来都被拆了,然后这些房子地基又被开辟成为小菜园,小田地,又变回了农村,没有工作机会,小到一个人,大到一个城市,在工业时代都无法生存和繁荣。

向城市生活发展是历史的趋势,像发达国家日本,超过一半的人住在东京湾区,就像当于我们国家的长三角城市带这样的地方,男生若不努力向城市发展,女生受完教育基本上都留在城市里了,留在农村里到哪去找,城市生活是工业社会的主流,也许等老了之后,再回到低成本低节凑低压力的农村养老吧。

linux的创始人Linus Torvalds有自己的哲学,他说一个事情有三个发展阶段,一是生存需要阶段,二是社会规范阶段,三是娱乐阶段,大城市周边的农业,就发展到了第三阶段,存在的意义就是提供娱乐体验,采摘种植以及亲子活动,旅游业以及民宿,并不主要依赖于种植业。

在工业时代生活,人获得了不依赖于土地的自由,哪个城市有工作就去哪里做,以前户籍还限制着人的流动,户籍和孩子教育,社保都是绑定的,现在已经越来越多的城市都推出了本科以上学历可落户,之前还有过买房落户,虽然有些大城市还不行,但这已经足够给予了在工业时代生活自由,农业时代还不行,找不着工作就只能在一块土地上呆着。

工业时代里的人际交住,基本上按阶层交往,一个人的资产、教育学历,知识素养,职业和生活习惯,形成了不同的阶层,这和农业时代的血缘关系形成了直接的挑战,不同的亲戚分处于不同的阶层,但在过年这个时间点凑成了一大桌,于是就各种冲突,汇成一篇篇热文,按阶层分层交流好不好,会有很多不好,但也比按阶级分层交流好。

只是一种淡淡的乡愁,人总想知道三个问题,我是谁,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,从哪里来这个问题,在农业时代,祖宗十八代有完善的可以查到很早,在工业时代的大流动背景下,大概也只能记住两三代吧,这也是一种执念吧,其实我连自己爷爷的上一代是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了,等我的儿子长大,估计他也就知道前几代吧。

最终的还是,无论在哪里,最重要的还是要过好生活,纵然是农业时代的纯姓小村庄,以邻为壑的事情也不少见,就算是一家人,有些家庭矛盾重重,有些家庭无法理解,有些家庭不相往来,能够做好修身,把自己过好,能够做好齐家,让家庭和睦,都已经是非常有功德的事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