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儒家-新学

在儒家这个大树下,已经诞生了很多流派,比如程朱理学,阳明心学,如今已经到二十一世纪了,儒家也到了一个新时代,至少得出一个程朱阳明级别的大家,才能带领儒家进入到一个新时代了,新儒家,简称新学吧。

新学至少得解决三个问题:

1、经典理论的再整理和解读,历代都是用注来解决的,比如朱子注之类的,这也是每个新流派要做的事情,也像佛教各大宗一样,解读上古经典,找到自己的修行之路。

2、建立新的个人修行之路,儒家本质上是一种教育,怎么样通过儒家修行自己,不同的流派也有不同的方式,现在是效率社会上了,短则一三月,长则一年就要有效果,不能再搞一辈子也没啥效果,那也没啥意思。

3、找到儒家的新生存和发展方式,传统儒家是学成文武艺,货与帝王家,现在进入到新社会了,也没有科举这些东西了,新儒家如何为人民服务,在为人民服务中找到自己的价值,这是一个重要的课题。

个人修行这路

儒家的修行之路是修身齐家冶国平天下。

修身:格物致知,诚意正心。君子,圣人这种级别的划分。

齐家:这块也是被批判的重点,万恶的封建礼教啊。

冶国:主要是孟子书里面的内容,不过现在基本上对于个人没什么用了,冶国主要靠法治而不是德冶,所以这块对于个人来说,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做事,如何做企业,也算是一种冶国。

平天下:平天下,就是让天下太平的意思,如何让天下太平,就通过三件事,立功,立德,立言。

这个先记录到这里吧,回头有时间再研究和更新了。

实力的五个等级

在社会层面上,虽然说是有阶层固化,需要背景,个人实力仍然也是有很大比重,没有实力,纵然身在高位,也不会呆的太久,遇到事情搞不好就要掉下来,提升自己的实力,再加个自己身边人的实力,然后再加上现有的资源,也就构成了实力的全部。

实力等级高的,就可以判断实力等级低的内容,实力低等级的,就没有办法理解高等级的。比如看到一篇文章看不懂,那基本上就处在没有这篇文章高的地步,不知道作者想表达什么,当然也有作者不知所云的意识流,那只是作者的自言自语,那也是可以判断出来的。最简单的就是数学书,读懂多少就是多少,半点也马虎不了。

实力等级简单可以划分为五个等级,从低到高依次是消费级,基础级,熟练级,专业级,和大师级。每个级别里也有都有高手和低手,低级别里也有大神,高等级里面也有弱鸡,但一旦达到了某个等级,再掉下去就很难,都是长在身体里的东西,没有办法做假。

消费级,可以消费和使用别人产生的内容,最简单的例子就是电影,人人都可以看电影,人人都可以评论电影,但显然只要是上映的电影都是专业级以上才能制造出来的,涉及的内容太多了,从内容到人员,到资本,再到发行,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。再如玩游戏也是,玩游戏里面也有超级玩家,但毕竟还是属于消费者,现在也也有选手了,算是在玩游戏这个赛道做到了专业级别吧。

基础级,知道了基本的规则和概念,入了门,能够使用这个工具,比如像电脑打字一样,就在二三十年前,还是一门用来培训的技能,但现在已经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,会打开电脑使用他,上网,打字,玩游戏,这就是电脑使用的基础级别,隔行如隔山,哪怕是入门,也是要付出一些努力的,这是从不会到会的层面。

熟练级,可以很熟练的做某些事,这需要一些练习,比如拍照这回事,拿个相机谁都会摁两下,那就是基础级,到达熟练级,至少得拍过一万张照片,拿起相机不至于出现低级失误,基本上拍的不会难看。事情拿起来就可以做,不至于还出现卡顿,而且做过很多次,世界上大部分的事情,如果只是要求做出来,其实都是没有多大难度的,做几个月甚至不到一年都能达到熟练级。

专业级,就是可以靠这个吃饭,换钱的级别,在熟练级以下,做到自娱自乐都可以的,但如果用来靠这个吃饭,和他人交易,就要做到可靠稳定,就需要达到专业级,就像是写文章一样,从不会写的消费级,到写两个字的基础级,再到轻松长篇大论的熟练级,但如果要写到可以赚钱,出版,那至少要达到专业级别。

大师级,到达这一级别,都已经成为了知名人物了,可以创造出规则了,做出来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,推动创新了,创新想法人人都会有,在消费级就可以想出来,但这里有一个巨大的鸿沟是,只有到大师级才能做出来,一个人独立从想法,到做出原型,再到做出产品,再到发行,然后还在市场上成名,还能赚些钱,这不是一个大师还能是什么,大师不拘泥于年龄,地域、性别等,虽然有些人看起来各种不可能,但积累的多,也是能够成为大师。

所以还是要提升实力,一力降十会,在每次的选择中,就走向不同的人生,在一年内看不出区别,在十年的时间里,会产生不可思议的变化。

这么看来,在我的互联网技能里面,运营可以算是专业级,拿这个吃饭了好多年,但算不到大师级,离大师还是很有差距的,产品算是熟练级别,可以做一些东西,但还分不出来做的好坏,技术写代码就只能做到基础级别了,只会一些基础的东西,写代码都写不出来完整的。

在写作技能里面,只能算是熟练级别,轻松写个一两千字的文章,也写了一本哲学书,但是写一本出版的书,发行的书,达到专业级,还是做不到的,更不用说是大师级了。在摄影技能里面,也算是熟练级别,已经很容易拍摄一些作品了,对于做饭,可以说是基础级吧,只能做些基本的饭菜,把饭菜给弄熟可以吃,至于唱歌,基本上就是消费级吧,完全不会唱歌。

在财富技能领域里面,基本上都在基础级,甚至消费级别,虽然创业的书看了很多,创业的实践进行了很多,但这项工程量巨大,还是停留在基础级,至于投资,基本上处在消费级别,知识不多,可操作的资本不多,实践更少,可以说处在消费级别了。

这么看来,我一项大师级的技能都没有,显然就处在不知名的地步,而且更糟糕的是,哪一项我还都想学习学习,但事实上哪一项都没有学习会,也总是处在懒得学习的地步,精力和资本也总是跟不上,而且专业级别的技能也只有一项,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赚钱能力也不高,大部分处在基础级和消费级,只能消费别人生产的东西,而自己还不能达到生产。

还是要学习和进步,提高自己的能力等级,就这样吧。

对于未来学校的设想

坐在一辆长途客车上,思绪到处飞散,想起我的出生的那个地方,那个有接近一千万人口的城市,却连一所大学都没有,在别处都是超大城市了,在那块中原大地上比比这是,这就是河南,又想起知乎上面有一个问答,为什么河南那么落后,除了哀叹,还能做些什么呢,我倒不是不想回去,可是回去有能做什么呢,只能做一些梦吧。
我的梦想,就是有一座大学,在古代,那是个教育繁盛的地方,也因为是帝国的中心嘛,洛阳是九朝故都,开封也至少有八朝吧,多少学院在其中,而如今,整个河南能有多少大学呢,教育是改变一切的基础啊,那么学生,争夺外省大学的一点名额,又都被加分才能考得上,本省又没有多少,能奈若何啊。
这所大学里面,要以学生为本,以教授为本,再加上校方,就可以成为三权分立,最高权力机构校董会,共有十二席,每方占有三分之一,即学生占四位,教授占四位,校方占四位,重大决策需要超过三分之二通过才行,这样通过三分合作和三方制衡,最终形成一个真正符合各方利益的大学。
校董会学生的席位任期为学生在校期间,最长为四年,面向全体学生公开选举,每少一位就可以重新增加选择一位。学生有没有足够的资格来决定学校的事情呢,在全体学生中,一定会有适合该资格的学生存在,人类的天才分配是不均衡的,有些人就是比一般人要聪明的多,要通过这种机制选出来,这也是为造福社会。
校董会教授同样是面向所有教师和教授来进行选举,每个教师都可以竞选,离开学校则自动取消资格,差额再进行选举,任期同样是四年,到期后就需要再进行选举,不可连任,同时也不可以兼任,如果愿意参加选举,除了教学本身,需要放弃在这个体系内的其它职务。
校董会校方的选举面向所有的职工,即除了学生和教师的,其它在学校内的在职员工,都可以进行投票和选举,同样是任期四年,不得连任和不得兼任,离开学校则资格自动取消,只要能获得大家的支持,就可以获选成功。
在校董会下再下属三个机构,用于处理日常事务的处理,包括学生会,用于处理学生的日常事情,教务委员会,用于处理教务的事情,还有行政处,用于处理学校本身的事情。再这之下就是学生,教授和职工,主要也就是三级结构。
由校董会可以进行提名,每次提出三到四名的候选人,再由学生会、教务委员会,和行政处三者全体人员进行投票,选出校长,每次任期为三年,可以连任两届,之后不能再连任。校长的作用在于对外沟通与合作,对内价值观维持,外加也是学校的像征,校长没有提案权,即不能提案做什么东西,但却拥有一票否决权,因为对于一个组织来说,不做什么,比做什么更重要。
这个学校也是社会的学校,不能只是学生的学校,教师的学校,学校的学校,一个学校的价值,不在于和社会脱离,也不在于自己关起门来做自己的事情,就像象牙塔一样,外面不管什么样,我自巍然不动。
比如学校里的课程,面向所有的公众开放,公众也可以来和学生一起学习,也可以参加考试,但就是最后没有毕业证而已,而且同样的是需要注册,并交纳上课费用和考试费用,但不需要点名,也不提供住宿,只要愿意来学,每个人都应该都有受教育的权利。
比如学校里的餐厅,也可以对外开放,只是需要买社会卡来交钱吃饭而已,学生有自己的学生卡,钱不一样而已。比如学校的里体育场,除了划分给教学使用和学生使用的课时,其它时间也可以出租给校外的人使用,也是需要收使用费。图书馆也是一样,除了给学生使用外,也可以社会人员使用,但同样需要办卡交费。
通过这种市场经济的形式,使公用设施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利用,同时也减少了这些设施的维护成本,也增加了一些学校的经济收入,可以减少对于社会和依赖,如果有多的收入,也可以用于教育设施的投入,使整个区域变得能够生机勃勃。
不知道我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这所学校的诞生了,一所真正属于学生,教授,还有这所学校里的人的学校,一所能够让这个学校里每个人都能有所做主的学校,一所能够和社会一体的学校,一所能够育才成人的学校,共同负起责任,共同成长的学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