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的我

何谓真的我,想来这个问题,只有这些人会想,思虑太多的人,还有些空闲的人罢,整天忙碌于生活,或者生活太幸福天天酒色犬马的的人不会考虑的罢。

什么是真的我,我到这个世界来了又如何,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又会如何,看了一个讣告,某某某不幸于某某日在医院因病去世,等到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因我的声名的不显著,也不会有讣告,可能也会因为某种不幸的事件离开,但我就离开这个世界本身而言,对于我而言,并不是一个不幸的事件,当然也不是一个什么幸运的事件,人的生命之所以宝贵,就是生着有着无限的可能,去世之后这种可能性没有了,又面临着一种巨大的未知。这样前后说话有些绕,简单来说,就是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我不觉得是一件不幸的事情,每个人都来到这个世界上,大概都有他的旅程,万物都有终结,只是我的旅程结束了。

但问题是我的旅程的意义或者是价值是什么,都生活有四十年了,我还是不知道,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很早就知道了自己生活的意义,但是我还是不知道,所以不能称为之清醒的人生,或者这个意义根本就是没有意义,这也是一种虚无主义罢。

或者叫做我离开的时候,期望自己是什么样的人,当然是不想做坏人,或者世界上每个人都不想做坏人,只是环境或者内心的欲望让他们变成了坏人?如果处在一个乱世或者只能做坏人的境地,我是不是也不得不做坏人,不公或者黑暗的事情也使我愤怒,这种愤怒的怒火会不会烧去我的理智,一念嗔恨起,火烧功德林,也让我成了一个坏人?人性经不起考验,我不愿意设想也不愿意接受这样的考验。

我想做一个字面意义上的好人,如果字面意义上的好人做不起,那也只好做一个内心意义的好人,我也想做一个睿智的人,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智能,如果什么也不会也不懂,那和动物有什么区别呢,虽然觉得自己想明白很多事情,对内自知者明,自知也没有做到多少,不能算多明,对外微积分都没有搞明白,也不能算多智吧,也没有实现财务自由,也不能算多能吧。

或者答案在身外,问题的答案不在问题本身,之所以找不到自己的意义,因为意义不在本身,而在他人吧,所以这就是世界的阴阳与奇妙吧,由于长期的与对界对抗,外界的评价我并不在意,但是仍会有些外界的事情引发我的情绪,社会的负面也使我愤怒,有时候也让我无力,亲朋的不理解和难以沟通让我也觉得抑郁和无奈,好友在生活上的不如意也会让我觉得担心和总想出点瞎主意。

但是影响别人,就需要影响别人的资本,否则别人看你自己都各种不行,你说这个有什么意义呢,兵法有云,十则围之,五则攻之,倍则战之,敌则能战之,少则能逃之,不若则能避之。十倍于别人的力量说的话才能有那么一点意义,要有价值与100万资产的人,需要有1000万的资产能力。

虽然一直很穷,但是我对于钱的追求一并没有那么大,一是没有过过有钱的生活,也不知道有钱是多少的快乐,二是赚大钱的过程确实比较难,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方法,三是小富即安,有基本上生活的钱,解决掉生存与温饱就不想再动弹了。但是如果想解决一些事情的时候,毫无疑问最强有力的工具就是钱。

人只有两个问题,一个是思想问题,一个是现实问题,想解决思想问题这个比较难,人都是现实的动物,看不到现实的改变,不会改变,而改变现实最强大的工具就是钱。别人看你,谁能看到思想,看的都是现实的钱,即房子别墅,车,以及女的包包男的手表这些东西。

所以又回到自身,即怎么样达到现实的改变,衡量知识用学历,衡量学历就是用分数。衡量现实用财富,衡量财富就是用钱数。所有的动产与不动产,都可以换化为一个钱数,这万物皆数了也是。对于我而言,这一辈子做到一千万基本上就到头了,能用二十年达到这个目标于我而言已经是超出我的想像与预期了。

而同样的社会上,有些人出生就有数亿的财富,在认识的人当中,有些人在几年内就能达到这个目标,更不用说有很多人已经达到这一级别,而我现在还处在一个不知道怎么做的阶段,也不知道如何达到一个阶段,或者还会有很多次尝试,但也没有结果的阶段,所以在这个星球上,真的是丰富多彩啊。

Author: 河马

互联网从业人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