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不定

年底年初总有些心不定,容易焦虑和情绪波动,早上起来想了想,大概原因是:
1、社会层面,疫情起伏不定,互联网行业大监管,社会负面新闻太多。
2、职业层面,年届四十,职业也没有什么发展,别说三十五岁危机了,都四十了,职业前景也不是很明朗。
3、家庭层面,夫妻分居异地已经十年,娃也大了,也面临教育问题。
4、个人层面,身心疲乏,上班也没有做什么大事,来回就很折腾。
生活幸福指数简直要没有,满足感也不多,激情更是要变成负数。

怎么样解决这个问题?简单一点就能,有钱。
有多少钱呢,古代是家财万贯,现在工业社会是百万富翁,到了信息时代通货膨胀都到千万了。

到这个级别,社会怎么样都无所谓了,有足够的风险抵抗力,职业是什么样也无所谓了,不上班靠理财也足够了,家庭层面不上班有钱就有时间陪家人教育娃,也解决了,个人层面也简单了,没有那么多劳心累身也心情愉快了。

所以国人的成功标准就是有钱,有钱就是成功,有钱等同于有房有车有闲有情,就等于成功,成了拜钱教。

但是赚钱并不容易,特别是白手起家,一无所有的事情,没有资源,也没有基础,也没有背景,也没有支持的人力资源,就靠一个人,靠自己能赚多少钱,要是再没有学历和教育,但社会舆论发达,手机上到处是富人的生活,有钱人是如何的快乐。

辛苦辛苦也不一定能赚多少钱,做这一点事还没有不造业的,白手起家做的需要更多,造的业更多,比如做股票和做房产,总得有人接盘吧,高位接盘的人那不是损失了吗。哪怕是写写文章都会可能误导别人,做个游戏也被骂成为电子毒品祸害小孩,更不用说是恒大这种万亿级别的,房子没法交付还坑了多少人。

唯一不造业的,只怕只有在山里修行了,谁也不影响,就自己吃点野菜什么的,其实也有点风险,就是不小心有山火也不行,或者这就是基督教里的人生而有的原罪吧。

但是在山里就没有钱了,钱是社会交易的产物,没有交易哪还有钱呢,这又回到刚才的问题了,君子固穷,成为君子只能坚固的穷了吧,在很穷的时候心还是很安定,那就是有真的有修行了吧。

看来最好的就是富二代了,业都被父辈造完了,自己就算也不做什么,也能过的不错,只是成为富二代需要投胎的技术了。

作为穷人是心定才会有钱,还是有钱才会心定,感觉这是个鸡生蛋,蛋生鸡的问题,之前还挺心定的,结果随着时间发展,问题只会变的越来越多和越来越大,有了恋爱就有了恋爱的问题,结了婚就有相处的问题,有了娃就有孩子教育的问题,问题在不断的增加,能力又不能那么快的跟着上,解决问题的资本更是没有增长多少,那就只能是幸福度下降了。

所以人生就是这样吧,只能安慰自己,在红尘中翻滚,然后时间就不知不觉的过去了,然后就面临人生最后的考验,在生命结束的时候,回顾这一生,获得了什么,失去了什么,有什么遗憾,仅仅只是为了活着,还是为了什么。

Author: 河马

互联网从业人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