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届40

之前已经不打算再写博客了,意义不大,整天为生活所奔波的人,早出晚归的,每天只能看到星星,一个习惯养成了,再放弃也有点难,还是随心一点吧,想写就写,不写就扔那吧。

每到年底,情绪都会有些低落,一年结束了,但并没有什么成绩或者改变,甚至年纪大了还惧怕改变,不知道路在何方,脚下的路又没有了,都不想改变了,明年年届四十了,三十而立,四十不惑,都是大的时间节点,感受更是愈加不好了。

然而感觉都没有多少快乐的时候,钱少让人不快,但由于钱少带来的行为更让人不快,和父母隔代的交流断代,无法理解与共情,对于事情的分歧和无法沟通,也是让人无奈。

只能说这个时代变化的太快,父母那一代,身份有三种,农民,工人,和干部,父亲从农民招工成了工人,成了一名矿工,在没有星星的井下辛辛苦苦做了一辈子,觉得可以把自己国企的工作传给下一代,矿企优先对矿工子弟招工,别人要想有这个编制,还要花上两三年的收入才能买到这个机会,如果是农民,甚至得五六年才行,对于这个编制视若一辈子的珍宝。

而他的儿子视如敝履,一点也不觉得珍惜,也不想做这份工作,只想离开这里,也不愿意做这个事情,他儿子觉得父亲做了一辈子矿工,还是一个矿工,自己能做什么,还做一辈子矿工,重复这样的生活和人生,这有什么意义吗。

随着时代的大潮,他儿子还是外出打工,成了一个漂泊之人,一年回去老家一次,回家四五天,然后就又走了,他年轻的时候,妻儿在老家,他在外面打工,一年回家一两次,天天见不到爸爸,他老了,他儿子出去打工,一年回家一两次,也是天天见不到爸爸。

如今他的儿子在外也有了家也有了娃,只是自己的妻儿也不在身边,好在是一周跨城回家一次看他的娃,重复了上一代的命运,下一代如果培养的不好,担心他的生活,如果培养的好,那又离开了父母,到了更远的地方,又是和儿子分开的生活,想想就觉得有些哀伤。

生活这杯苦酒,总是让人忧伤,哪怕是和之前相比,已经有了很多钱,生活质量也上升了很多,基本上生活所需的,该有也都有了,心情和情绪却还是那么的不是同步的变的快乐和幸福。

生活上妻儿分离,工作上职业危机,社会上总是说35岁危机,社会上的裁员潮也开始刮到了互联网行业,总说是中年互联网人的三大去处,有人脉的卖保险,没有人脉的开滴滴,什么也没有的跑外卖。

家里上有老下有小,老人年纪大了身体总不好,各种慢性病,也容易去医院,小孩正在上学,成绩容易让人担忧,辅导作业都能干仗,家里也是大胡小闹,鸡飞狗跳,处理完工作再去处理家里。

凡人的生活与悲哀,就是如此吧,已经来到地球四十年,不是英雄也好没有做成小人,没有什么幸运也没有什么大的灾难,有时候也雄心万丈,有时候也无奈忧郁,未来的生活还是迷茫,唯一可以确定是的,我将渡过平凡的一生。

Author: 河马

互联网从业人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