虚度光阴又一年2

这个月过完了生日,明年就年届四十了,情绪大概又是低落了一阵,这一年一年过的,真如书中所说,时光如流水,感叹韶华易逝,而人生并没有什么变化,徒增情绪和压力吧。

想我在10岁的时候,最大的想法就是读个高中,然后到广东的工厂打工,这就是当时最大的想像力了,那个时候还在村里,走的最远的地方就是镇上,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市里,在市里也没有呆过超过一天。

等我到了20岁的前夜,高中也没有上成,也只是在矿上打工,心情很是灰暗,于是又开始读书,在20岁时算是读了大专,也算是超过了高中吧,最大的想法就是找个能有电脑的工作,天天打电脑。

到了30岁的时候的前夜,买了房,结了婚,有了娃,也有了电脑的工作,也在中国一线互联网公司上班了,感觉也像是三十而立了,对生活也有了期望吧。

现在到了40岁的前夜,这十年差不多是过的最平稳的十年吧,都在大互联网公司,分别是三年和七年,虽然在公司里面也够折腾人的,项目也是死死生生好几次,但是比起20-30这个十年就平淡很多了,25-30年这五年时间真是把自己折腾的够呛,就像是脱了几层皮不为过,真是对于身心的折磨,大有收获也大有伤害。

但是却没有梦想了,被现实折腾的,之前还有很多期望,想做公司,想做些什么,现在站在40岁的门口,却是很多期望没有了。

第一个无奈是分离的无奈,小时候,父亲长年在外打工,一年回老家看望妻儿一次,等到终于到一起的时候,我已经长大了,读初中了,想教育我也不可能了,现在,父亲退休了,我倒是长年在外打工,一年回去看望父母一两次了。而我也和自己的妻儿分离,好在是能一周回去看一次,等我老了可以回去了,儿子又要上大学离开家了,最多也是一周回去看我一次了,这种无奈很是我让我心伤,但又无可奈何。

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,如果这个问题不能被解决,那就是钱不够多,也许很多事情用钱就能解决,比如这个,在市区换更大的房子,或者不用为生计所发愁,只需要钱多就能解决,但问题是没有钱,年届四十,自己存款也没十万,月可支配支持不超过二千五,说起来伤心,想起来难过。

这就是第二个无奈与悲哀,能力的悲哀。生活是可以做到很简单的,任何一个方面做到这行业最高,都会有足够多的钱,比如我原来也有一个小说梦,写写小说,这多简单,一台电脑就足够了,甚至一支笔就足够了,每天就是写写写,写成一流作家自然有足够多的钱,其它的事也不需要做,也不需要跑这跑哪,天天在家也行,但问题是,能力不足,就像是挖井,开动挖一个坑挖不动,挖不出水,然后又去挖下一个坑,结果还是挖不动,结果就是挖了很多坑,但都没有挖出水。

挖了写小说的坑后,没有成功,年少时还想过要做黑客,当时的黑客还是个褒义词,有点网络侠客的感觉,是技术非常厉害的人,但是学代码是前前后后断断续续学了很久,也没有学会,又挖了一个没有挖成的坑,还有是想创业,做企业家,也进行了不少尝试,结果是身心俱疲,也以结束告终。

所以生活也许是简单,只是自己越过越复杂吧,内心太过于烦扰,情感太过于空虚,钱太过于少,穷就是原罪,能力不足就是低能,柿子都捡软的捏,位低言轻,处于末端天然就容易被鄙视,

然后时光从不会停下脚步,改革开放四十年,走完了资本主义的四百年历程,日本发展了多少年才到低欲望社会,而今年社会上就出现了躺平主义,人固然要看自己的奋斗,也要看历史的进程,只要活着,就在红尘中翻滚。

只能忘记那些不能改变的吧,不能改变的情感,不能改变的过去,不能改变的人际关系,只能改变自己吧,除此之外别无他法,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,改变自己的工作习惯,甚至改变自己的环境,在什么山唱什么歌,在什么地方也就只能做什么样的事情,舍弃那些无能吧,也只有这样才会让自己改变吧。

Author: 河马

互联网从业人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