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零一八年的最后一个月

二十年前是一九九八,那年春晚有一首特别响亮的歌叫相约一九九八,好像还响在昨天,回顾过去,总是有些不相信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,想来再过几十年回归看现在也是一样的吧。

今年是人生中第三个本命年,世界发生了很多大事,想想自己也有一些事情,但基本上还是波澜不惊,只是无数普通人生活中的一种。自己的生活总像是一段一段的,上一个奋发的阶段已经过去了,这一段没啥劲的阶段已经来了,没有锻炼身体,没有好好学习,总是晚睡,没有多少精神,也没有多少社交,感觉世界在飞速发展,而自己总被时代所抛弃一样。

秋去冬来,又到了12月,一年当中的最后一个月,每到一年的这一个时间,我都变的有些懒的动,总想有什么事情明年再说了,我想我的人生有一大半部分都是浪费的,浪费在懒的动上,浪费在交通上,浪费在情绪上的纠缠上,这能说明什么呢,年少时可能会还觉得自己特别,到这个年龄,只会觉得自己平庸又普通了。

想一想我这一年干了什么,从生活上看,看了不少收拾家务的、穿衣搭配的,把家里的东西也收拾了不少,变的比以前更简单和整洁了。从学习上看,各种东西都学习了一点,但一项也没有达到可以拿出来地步,写书也没有单写出来一本新的,还都是老的。从工作上看,在公司又是一年,随着公司业务的变化而各种变化。

也算经历过三轮甲子,我明白自己了吗,不能说是全明白了,如何安身立命,还是没有自己确定的东西,能独立成体系的,也还是没有,心里想做一些事情,心力却是不足,并不见能得管得住自己,管得住自己的情绪,管得住自己的行为。

我明白了这个世界吗,也只能说是明白一点,简而言之,大学本科以上的知识就没有明白多少了,比如高等数学,英语等等,这样编程也没有学习的多会,管理和社交技能也很一般,这样也总处在社会的中底层。

严格意义上说,我只想做个隐士,不想和这世间有所打交道了,就是想出世,道家佛家这些宗教类的都有出世的倾向,哲学家也是观察这个世界和思考这个世界,实业家和科学家则是创建和改变这个世界,但是自己和家庭还需要在社会上生存,还是得依靠这个世界,社会对于人的评价标准极其简单,就是钱和地位,以及名声,要出世的人毫无疑问在现实社会中就是个失败者失意者吧,没有成就的出世,都变成避世了。

所以说,人活着就是修行,就是磨练,主动修行是练,被动修行就是磨,总之人活着就不会安生,只有死亡是永久的没法折腾了,好处是总会有新东西,坏处是磨久了也会给坏了,汽车不加油就跑不动,人也是一样,折腾太多都没劲了。

这个世界总是自相矛盾的,一会儿觉得人口不足,要多生,一会儿又说人工智能时代,百分之多少的人要失业,那还要那么多人做什么,城市也是各种矛盾,人口大量的向城市里拥挤,城市里只想把这些人口挤出去,人就生活在矛盾的城市里。

发布者

河马

互联网从业人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