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识哲学:起源

在小时候,我的学习资源是很匮乏的,父亲远在外地打工,母亲还在做农活,小时候还没什么电视,所受的教育,基本上就是来自于学校的教科书,课外书都很少,学校里也没有图书馆这样高级的地方,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还是由班上语文课,有几次,老师当课拿来一些课外书,发给学生看,然后下课就收走了。
在初中的时候,就是各种AB卷,各种考试了,极少的其它学习资源,偶尔有一两本父亲从外地回来带来了几本《读者》,就觉得太好了,之后在初二时,离开了农村,来到了偏远的矿区父亲这边,但学习资源依然匮乏,虽然街上有小书店,但基本上没钱,那时候买了不少盗版书,基本上都是文学类的,但奇怪的是当代文学很少,所谓的名著全都是外国文学,还买了不少二手的《读者》来看,故事会也挺便宜的,里面还有小笑话,当时我的心情非常郁闷,离开了自己熟悉的生活,又适应不好这边的生活,学习的动力很低,那会有了电视,于是天天看电视打发生活,把眼晴给看近视了。
再后来,到外地读大学,学校里是有图书馆了,但书都很老又旧,那时候学业也很吃力,倒是看了不少书,除了文学类的,还看了一些专业的,当时学的那些东西,也基本上没怎么学会。在学校里有一个学期,基本上天天去图书馆,看书学习,也算是努力了一阵吧。
之后就毕业了,各种漂泊,各家公司做事,各种折磨,还是有买书的习惯,但搬家的时候太沉了,都没有办法搬,买的书基本上都是地摊盗版的,看书大部分时间是电子书,用手机看,手机屏幕那么差,还是在手机上看,看了很多网络小说,用于消磨生活里的烦恼,也看了不少各种的书。
再之后就成家有室了,这个时候才算有自己的书柜,从当当京东网上买书也多了,每月划了一百多块钱,用来买书学习,而且有了网盘这样的东西,存储东西更快了,基本上是存储了一辈子无法学习完的资源,视频,电子书和教程,这个时候才感觉那个学习资源匮乏的时代,一去不复返了,只要想学什么,网络都可以找得到,再不用想没有学习资源这回事了。
在这三十多岁的时候,重新开始学习,重新像小学生一样开始学习,才觉得自己开始可以为兴趣而学习,为自己而学习,虽然现在也得为工作而学习,还没有到为娱乐而学习的时候,但这也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。或者和一些城市的孩子相比,我现在才站在人家的起跑线上,但这就是生活,没有什么觉得不公平的。
我有一种探究本质的愿望,我想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,是如何运转的,事情为什么是这样的而不是那样的,我为什么是这样的而不是那样,我如果是另外一个人,每天都会过什么样的生活。显然,能解答这个问题的,最终的学科就是哲学,因为其它的学校都只是解答这个世界的一部分而已,只有哲学是所有学科的底层。
但学哲学是有超级难度的事情,这是件在现实世界里没啥用的东西,没有地方需要这个,除了一些哲学研究所,但虽然我也不可能有机会进入到这样的地方,基本不能用于吃饭。而且这东西,基本上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学,其它的学科都可以照步就班的去学习,也有老师教,但哲学家所依赖的只能是自己的头脑。
在学校里学习哲学,严格意义上,只能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,奇怪的是从小到大,学习十几年的马克思主义哲学,能记得也就一两句,不知道是真的没用,还是没有学透,总之是在书本上看,基本上都对,但就是现在就想不起来,也没有在生活应用过。
想学习点外国哲学,康德尼采之类的,基本上看不懂,要么这些书就是哲学家的喃喃自语,要么就是这么书翻译的太难以让人理解了,要么是自己确实是智商没有达到这些哲学家的水准,基本上看都要看不起去了,到处是术语,到处是难以理解的形而上学的东西。
在中国,更恶劣的一种情况是,哲学家只能解释前人的东西,在秦朝消灭六国建立帝国后,百花齐放,诸子百家就没有了,哲学家后来基本上就没有了,剩下的人就是用来学习和解释孔子的思想和哲学了,还有老庄的哲学,好处是有传承,坏处是基本上没啥提出独立见解的哲学家了。现在这个传承也基本上断了,现在的人也只有来解释马克思主义哲学了。
但这些都是小问题,哲学最大的危险,不止于此,有思想在有些地方就是一种罪,这种罪可以直接让消灭肉体,组织希望人们保持愚蠢,这样才便于安定,或者是只能学习和宣传一种现在的思想,而不能有自己的思想,否则就是一种罪。他们担心思想多了会乱,然后就灭杀掉这样的小火苗,但其实他们都想多了,根本不可能有多少独立的思想可以传播并受到欢迎,成为一个哲学家,不仅需要这个人是超级天才,而且也需要这个时代的土壤,哪是那么可能随随便便出来了一个人就能成为哲学大家,但为了以防万一,宁可错杀一千,不可放过一个,所以,有思想的人,在有些地方就是有罪。生活在三胖的世界里,就只能一辈子学习和研究主体思想了,否则就灰灰去,思想越多越反动啊。
没有了思想,好处自然是人如猪羊一样安稳,天下太平,坏处也很简单,就是什么也不会,对人类文明的贡献等于零,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,肯定是对世界人民有贡献的,像非洲,就没有出过什么影响世界大思想家,大哲学家,基本上就等于落后蛮荒之地的象征,现在大部分地区还是原始社会一样的。
哲学看起来是对人没啥用的,苏格拉底一样要完蛋,孔子也如丧家之犬到处乱窜,还有有一个正能量,就是王阳明,发明的心学,而且也学以致用,除了在悟道时非常艰辛外,其它还都挺好的,好在现在是太平盛世,前一个动乱结束了,下一个混乱还没有来,我这也基本上没啥专职的时间和机会来研究哲学,而且还得为生活而奔波,但还好还是能研究点哲学的。
学习哲学,基本上会面临三个问题,一个是知识大爆炸的问题,一个是辨别真伪的问题,一个是学以致用的问题。
知识大爆炸的问题,学习各种知识,各家理论的时候,比如就研究一个哲学家的学问,就能研究一辈子,那要学习到什么时候啊,研究一个流派也是这样,比如儒家,在中国已经有千年多的历史,在这过程中是怎么变化的,怎么流传的,怎么演变,只怕把这个学完,两辈子时间都不够,那该怎么办啊。
辨别真伪的问题,各级掌握权力的国家,历朝历代的国家,都会根据自己的需要,来修改各种理论和历史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来解读同一样件事,怎么判断这件事到底是什么样的,怎么才能不受各家的影响呢,或者叫不受其中不正确的影响呢,遇到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处理呢。
学以致用的问题,哲学怎么样应用于生活中呢,学了不用也是浪费,这个东西不能吃也不能用,那花很大心思在这个上面也没有必要了,还不如去玩一会儿呢,学了如何就能用上呢。
经过这几年的生活,和各种思考和阅读,我也不愿意再去解释别人的哲学了,我也没兴趣去研究别人的一生或哲学理论了,至于马克思哲学,都有见马克思同志的一天,到时候亲自向他问就可以了,现在也没兴趣去研究了,都学习十几年了,也没有什么结果。所以,我还是搞份自己的哲学吧。
那我该从何开始呢,我发现了,要从常识出发,尊重常识,理解常识,就能够理解这个社会和世界,也能够把这种哲学应用到生活中,而且也不用去学习每一个哲学家的理论,只需要在需要用的时候再去研究就可以了,达到了学习和使用的最大效率化,所以,我把我的这种哲学命名为:
常识哲学。

Author: 河马

互联网从业人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