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的告别篇

在2019年10月,就写了一篇不再打算继续写自己博客的博客,如今已经是2021年9月了,回想十多年前的2008年,恍如昨日,那时候的自己觉得定力太差,决定写博客记录生活,立下宏伟目标要写十年,不知不觉十多年已经过去了。

开始是艰难的,结束也是艰难的,毕竟写了这么久,前后也是自己的思想和生活,虽然写完了也基本上没有再回去看过,都忘记当初写了什么,再回首也是五味杂陈吧,翻江倒海的情绪吧,如果被人翻旧账,那是尴尬倍数X2吧。

写这些有什么价值呢,除了对自己有点用处外,对别人几乎也没什么用,而且文笔不流畅,也没有什么特别有价值的观点,除了能够浪费一点时间吧,现在这个社会,时间就是生命,时间就是金钱,浪费别人的时间就等于是浪费别人的生命呀。

写的多吗,如果仅是自己看的话,还是挺多的,毕竟也是快一千篇呢,但是如果是工业化生产的话,完全不值一提,如果要做公众号,每天都要输出一篇,快的话,再加上两个副篇,一年就能够生产一千篇文章出来,更不用说现在的公众号,视频号,抖音B站,每天都有千万级的内容生产出来,都等着被人阅读和收看。

然而这是我的生活,是做为一个凡人在这个地球上的酸甜苦辣,多少荣耀与痛苦,多少快乐与哀伤,都在于此。如果在以前,作为一个人的生活记录还有点意思,好几部名著,其实也是当时生活的记录,不过现在记录已经太多了,随时都有视频公众号记录,做为一个时代的生活记录,也价值不大了。

这个时代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如果后人再来看现在这个时代,大概会把这个时代叫做黄金时代,小时候的想像力现在看起来都不够用,在这一辈子里就见识到了有的人从一无所有成为中国首富,还好几个,还有成为世界前十富豪的,前四十年还在割资本主义尾巴,四十年后都有万亿级企业好多,经常说是用四十年走完了西方四百年的历程。如果有一个外星人,也会为这数十年的变化感到惊讶的。

这几年则是变化最大的几年,基本上都在见证历史,全球性的金融危机,巴菲特这一生没见过几次美股熔断,这几天好几个,全球性的病毒危机,新冠病毒的大流行,美帝国的衰落,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折戟,当然还有我们伟大祖国的崛起。

而我是这个大时代的普通人,小时候在农村,长大了当了一个普通的工人,后来又当了一名普通的白领,从一个小白领成长为一个中年底层打工人,年届四十,还不知道自己的路在那里,这里的路指的是自己能做什么,喜欢做什么,能够在这一条路的持续不断的投入和成长,成为做了很多价值和贡献的事情,比如有人喜欢做游戏,连续二十年做游戏,最终做了一家全球知名的游戏公司,比如一个人喜欢写书,每年写一两书,最终成为一个创作出很多故事的人,比如有些人修行,最终成就了很多道行的人。

而我并没有找到自己在路,我的心思散乱,能力不足,很难专一在一件事情上,虽然这几年也持续在一件事情,而我又不懂这个事情的核心,在这件事情上又没有办法做到顶级,我在互联网行业,但我基本上不懂代码,都不懂这个互联网世界是如何运行的,我想做游戏,觉得是游戏人生,但是我又没有在任何一家游戏公司做过事情。我还有很多烦恼,容易受到情绪的影响,各种觉得忧郁,一件小事都能让我觉得情绪爆炸。

我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和未来,唯一所知道的就是继续向前走,人生并没有回头路,只有永往直前,在这条路上,只有不断的告别,才有不断的开始,开始一段新的故事,昨天的故事也就完结了,虽然过去或者有千般纪念,万般不舍,但也只能继续前进。

凡人的生活

理论上随着社会生产力的提高,人的生活幸福度会增加,然而现实却并不是如此,生活成本上升,房价和食物费用都在上升,上班时间在加长,每天早出晚归,上班路程只长不短,动不动就一两个小时,更不用说现在的疫情导致的全世界麻烦,每年大学生毕业人数都创新高,竞争压力增大。

在这之下是我凡人的生活,写博客都写不动了,以前能一周两三篇,后来是一个月两三篇,现在都两三个月都一两篇了。社会繁杂,想说的话越来越少,想的太多也没什么用,还是日复一日的生活,写字的技能都在下降,经常性的不知所云,或者这就是中年的生活吧。

明年就年届四十,从三十到四十的这十年间,是我人生中最稳定的十年了,除了有三个月找工作,其它时间都是安安静静的打工人,每天朝九晚九,除了上班吃饭周末回家外,没有别的什么事情,虽然也有过折腾,也是在公司内浮浮沉沉,还没有到公司经常换来换去。

班车路上看道路两边的杨树,绿了又黄,黄了又绿,一年又一年,多少雄心壮志任岁月蹉跎,时代大潮汹涌而来,呼啸而去,多少精彩在网络上映,也只是看客和吃瓜群众,看潮起又潮落,只是不知道,你还记得不记得我。

想说的有很多,却又无话可说,想做的有很多,却又什么都不做,想写的文也有不少,却是一个字也写不出来,曾经想写辉煌巨著,现在写140字的微博都不想写,曾经想仗剑走天涯,现在是天天对着个电脑,曾经以梦为马,现在是空负韶华,曾经想深刻如深海,现在只想如小溪般浅薄。

想想自己,大概是最凡人的生活,上有老,下有小,正常结婚与生育,天天朝九晚九,地铁班车去上班,做着一份在社会上算是中级别的收入,比上太少,比下也有余,有房贷的房子,也没有多少存款,有着未来的忧愁,也有着生活的期望。

眼晴里只有星空,就看不到脚下的路,或者是现实太残酷,所以不想看现在,改变了自己生活很多,未曾改变是他人的感受,或者人人都是一片星海,深藏无法了解的事实。不想将来,不想未来,活在现在的一方地,不想那一片海。不要恐惧未来,也不要忧虑现在。

真的猛士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直面现实总是残酷的,面对现实,总是能直面自己的无能,愤怒即是无能的反应,然而也只有直面自己才是最能够改变自我的,一切的不直面都是逃避的外衣,直面凡人的生活,直面凡人的自己。

虚度光阴又一年2

这个月过完了生日,明年就年届四十了,情绪大概又是低落了一阵,这一年一年过的,真如书中所说,时光如流水,感叹韶华易逝,而人生并没有什么变化,徒增情绪和压力吧。

想我在10岁的时候,最大的想法就是读个高中,然后到广东的工厂打工,这就是当时最大的想像力了,那个时候还在村里,走的最远的地方就是镇上,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市里,在市里也没有呆过超过一天。

等我到了20岁的前夜,高中也没有上成,也只是在矿上打工,心情很是灰暗,于是又开始读书,在20岁时算是读了大专,也算是超过了高中吧,最大的想法就是找个能有电脑的工作,天天打电脑。

到了30岁的时候的前夜,买了房,结了婚,有了娃,也有了电脑的工作,也在中国一线互联网公司上班了,感觉也像是三十而立了,对生活也有了期望吧。

现在到了40岁的前夜,这十年差不多是过的最平稳的十年吧,都在大互联网公司,分别是三年和七年,虽然在公司里面也够折腾人的,项目也是死死生生好几次,但是比起20-30这个十年就平淡很多了,25-30年这五年时间真是把自己折腾的够呛,就像是脱了几层皮不为过,真是对于身心的折磨,大有收获也大有伤害。

但是却没有梦想了,被现实折腾的,之前还有很多期望,想做公司,想做些什么,现在站在40岁的门口,却是很多期望没有了。

第一个无奈是分离的无奈,小时候,父亲长年在外打工,一年回老家看望妻儿一次,等到终于到一起的时候,我已经长大了,读初中了,想教育我也不可能了,现在,父亲退休了,我倒是长年在外打工,一年回去看望父母一两次了。而我也和自己的妻儿分离,好在是能一周回去看一次,等我老了可以回去了,儿子又要上大学离开家了,最多也是一周回去看我一次了,这种无奈很是我让我心伤,但又无可奈何。

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,如果这个问题不能被解决,那就是钱不够多,也许很多事情用钱就能解决,比如这个,在市区换更大的房子,或者不用为生计所发愁,只需要钱多就能解决,但问题是没有钱,年届四十,自己存款也没十万,月可支配支持不超过二千五,说起来伤心,想起来难过。

这就是第二个无奈与悲哀,能力的悲哀。生活是可以做到很简单的,任何一个方面做到这行业最高,都会有足够多的钱,比如我原来也有一个小说梦,写写小说,这多简单,一台电脑就足够了,甚至一支笔就足够了,每天就是写写写,写成一流作家自然有足够多的钱,其它的事也不需要做,也不需要跑这跑哪,天天在家也行,但问题是,能力不足,就像是挖井,开动挖一个坑挖不动,挖不出水,然后又去挖下一个坑,结果还是挖不动,结果就是挖了很多坑,但都没有挖出水。

挖了写小说的坑后,没有成功,年少时还想过要做黑客,当时的黑客还是个褒义词,有点网络侠客的感觉,是技术非常厉害的人,但是学代码是前前后后断断续续学了很久,也没有学会,又挖了一个没有挖成的坑,还有是想创业,做企业家,也进行了不少尝试,结果是身心俱疲,也以结束告终。

所以生活也许是简单,只是自己越过越复杂吧,内心太过于烦扰,情感太过于空虚,钱太过于少,穷就是原罪,能力不足就是低能,柿子都捡软的捏,位低言轻,处于末端天然就容易被鄙视,

然后时光从不会停下脚步,改革开放四十年,走完了资本主义的四百年历程,日本发展了多少年才到低欲望社会,而今年社会上就出现了躺平主义,人固然要看自己的奋斗,也要看历史的进程,只要活着,就在红尘中翻滚。

只能忘记那些不能改变的吧,不能改变的情感,不能改变的过去,不能改变的人际关系,只能改变自己吧,除此之外别无他法,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,改变自己的工作习惯,甚至改变自己的环境,在什么山唱什么歌,在什么地方也就只能做什么样的事情,舍弃那些无能吧,也只有这样才会让自己改变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