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的我

何谓真的我,想来这个问题,只有这些人会想,思虑太多的人,还有些空闲的人罢,整天忙碌于生活,或者生活太幸福天天酒色犬马的的人不会考虑的罢。

什么是真的我,我到这个世界来了又如何,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又会如何,看了一个讣告,某某某不幸于某某日在医院因病去世,等到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因我的声名的不显著,也不会有讣告,可能也会因为某种不幸的事件离开,但我就离开这个世界本身而言,对于我而言,并不是一个不幸的事件,当然也不是一个什么幸运的事件,人的生命之所以宝贵,就是生着有着无限的可能,去世之后这种可能性没有了,又面临着一种巨大的未知。这样前后说话有些绕,简单来说,就是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我不觉得是一件不幸的事情,每个人都来到这个世界上,大概都有他的旅程,万物都有终结,只是我的旅程结束了。

但问题是我的旅程的意义或者是价值是什么,都生活有四十年了,我还是不知道,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很早就知道了自己生活的意义,但是我还是不知道,所以不能称为之清醒的人生,或者这个意义根本就是没有意义,这也是一种虚无主义罢。

或者叫做我离开的时候,期望自己是什么样的人,当然是不想做坏人,或者世界上每个人都不想做坏人,只是环境或者内心的欲望让他们变成了坏人?如果处在一个乱世或者只能做坏人的境地,我是不是也不得不做坏人,不公或者黑暗的事情也使我愤怒,这种愤怒的怒火会不会烧去我的理智,一念嗔恨起,火烧功德林,也让我成了一个坏人?人性经不起考验,我不愿意设想也不愿意接受这样的考验。

我想做一个字面意义上的好人,如果字面意义上的好人做不起,那也只好做一个内心意义的好人,我也想做一个睿智的人,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智能,如果什么也不会也不懂,那和动物有什么区别呢,虽然觉得自己想明白很多事情,对内自知者明,自知也没有做到多少,不能算多明,对外微积分都没有搞明白,也不能算多智吧,也没有实现财务自由,也不能算多能吧。

或者答案在身外,问题的答案不在问题本身,之所以找不到自己的意义,因为意义不在本身,而在他人吧,所以这就是世界的阴阳与奇妙吧,由于长期的与对界对抗,外界的评价我并不在意,但是仍会有些外界的事情引发我的情绪,社会的负面也使我愤怒,有时候也让我无力,亲朋的不理解和难以沟通让我也觉得抑郁和无奈,好友在生活上的不如意也会让我觉得担心和总想出点瞎主意。

但是影响别人,就需要影响别人的资本,否则别人看你自己都各种不行,你说这个有什么意义呢,兵法有云,十则围之,五则攻之,倍则战之,敌则能战之,少则能逃之,不若则能避之。十倍于别人的力量说的话才能有那么一点意义,要有价值与100万资产的人,需要有1000万的资产能力。

虽然一直很穷,但是我对于钱的追求一并没有那么大,一是没有过过有钱的生活,也不知道有钱是多少的快乐,二是赚大钱的过程确实比较难,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方法,三是小富即安,有基本上生活的钱,解决掉生存与温饱就不想再动弹了。但是如果想解决一些事情的时候,毫无疑问最强有力的工具就是钱。

人只有两个问题,一个是思想问题,一个是现实问题,想解决思想问题这个比较难,人都是现实的动物,看不到现实的改变,不会改变,而改变现实最强大的工具就是钱。别人看你,谁能看到思想,看的都是现实的钱,即房子别墅,车,以及女的包包男的手表这些东西。

所以又回到自身,即怎么样达到现实的改变,衡量知识用学历,衡量学历就是用分数。衡量现实用财富,衡量财富就是用钱数。所有的动产与不动产,都可以换化为一个钱数,这万物皆数了也是。对于我而言,这一辈子做到一千万基本上就到头了,能用二十年达到这个目标于我而言已经是超出我的想像与预期了。

而同样的社会上,有些人出生就有数亿的财富,在认识的人当中,有些人在几年内就能达到这个目标,更不用说有很多人已经达到这一级别,而我现在还处在一个不知道怎么做的阶段,也不知道如何达到一个阶段,或者还会有很多次尝试,但也没有结果的阶段,所以在这个星球上,真的是丰富多彩啊。

心不定

年底年初总有些心不定,容易焦虑和情绪波动,早上起来想了想,大概原因是:
1、社会层面,疫情起伏不定,互联网行业大监管,社会负面新闻太多。
2、职业层面,年届四十,职业也没有什么发展,别说三十五岁危机了,都四十了,职业前景也不是很明朗。
3、家庭层面,夫妻分居异地已经十年,娃也大了,也面临教育问题。
4、个人层面,身心疲乏,上班也没有做什么大事,来回就很折腾。
生活幸福指数简直要没有,满足感也不多,激情更是要变成负数。

怎么样解决这个问题?简单一点就能,有钱。
有多少钱呢,古代是家财万贯,现在工业社会是百万富翁,到了信息时代通货膨胀都到千万了。

到这个级别,社会怎么样都无所谓了,有足够的风险抵抗力,职业是什么样也无所谓了,不上班靠理财也足够了,家庭层面不上班有钱就有时间陪家人教育娃,也解决了,个人层面也简单了,没有那么多劳心累身也心情愉快了。

所以国人的成功标准就是有钱,有钱就是成功,有钱等同于有房有车有闲有情,就等于成功,成了拜钱教。

但是赚钱并不容易,特别是白手起家,一无所有的事情,没有资源,也没有基础,也没有背景,也没有支持的人力资源,就靠一个人,靠自己能赚多少钱,要是再没有学历和教育,但社会舆论发达,手机上到处是富人的生活,有钱人是如何的快乐。

辛苦辛苦也不一定能赚多少钱,做这一点事还没有不造业的,白手起家做的需要更多,造的业更多,比如做股票和做房产,总得有人接盘吧,高位接盘的人那不是损失了吗。哪怕是写写文章都会可能误导别人,做个游戏也被骂成为电子毒品祸害小孩,更不用说是恒大这种万亿级别的,房子没法交付还坑了多少人。

唯一不造业的,只怕只有在山里修行了,谁也不影响,就自己吃点野菜什么的,其实也有点风险,就是不小心有山火也不行,或者这就是基督教里的人生而有的原罪吧。

但是在山里就没有钱了,钱是社会交易的产物,没有交易哪还有钱呢,这又回到刚才的问题了,君子固穷,成为君子只能坚固的穷了吧,在很穷的时候心还是很安定,那就是有真的有修行了吧。

看来最好的就是富二代了,业都被父辈造完了,自己就算也不做什么,也能过的不错,只是成为富二代需要投胎的技术了。

作为穷人是心定才会有钱,还是有钱才会心定,感觉这是个鸡生蛋,蛋生鸡的问题,之前还挺心定的,结果随着时间发展,问题只会变的越来越多和越来越大,有了恋爱就有了恋爱的问题,结了婚就有相处的问题,有了娃就有孩子教育的问题,问题在不断的增加,能力又不能那么快的跟着上,解决问题的资本更是没有增长多少,那就只能是幸福度下降了。

所以人生就是这样吧,只能安慰自己,在红尘中翻滚,然后时间就不知不觉的过去了,然后就面临人生最后的考验,在生命结束的时候,回顾这一生,获得了什么,失去了什么,有什么遗憾,仅仅只是为了活着,还是为了什么。

天命

子曰:吾十五有志有学,三十而立,四十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耳顺,七十随心欲而不逾矩。我这已经年届四十,还是有很多疑惑,对人生对生活,对未来对社会还是有很多的疑惑呀。

今天的疑惑就是什么是天命呢,天命,是天指派的命运吗,那么我的命运是什么,天命又是什么呢,

引发对命运的感慨的是,也是听了一个事故,一个人原来好好的人生,被自己的哥哥所拖累,欠了一百多万,这钱多吗,不过是大佬的一个手指头都不到的,这钱少吗,如果是我我都承担不起。

人在江湖,身不由已,说的就是这个吧,命运不会给人打招呼,只会让人去改变,推动着人的生活变化。

想想我的生活与命运:

0-10岁:快乐又单纯的农村儿童生活。地点在南阳,在村里出生在村里每天瞎完上学的童年生活,最快乐又简单的10年。

10-20岁:转学的矿山子弟生活。主要地点在平顶山,在初二转学到矿上,从农民到工人,又艰难求学。最灰暗的10年。

20-30岁:求学创业小公司打工人北漂生活,主要地点在北京,到北京求学,辗转上海深圳又回北京,创业,未果又到小公司打工人,当中还谈了恋爱。最折腾的10年。

30-40岁:大公司底层打工人的北漂生活。在北京工作,周末去天津看娃。结婚买房有娃的生活,写作一本著作常识哲学,在两家大公司做底层打工人。最稳定平凡普通的10年。

然后就是站在这四十岁的门口了。

想想我平凡普通的生活,以后我会怎么样,命运会如何安排,唯一可知的是,我是不会显现在历史上的一个小人物罢,强如几年就赚几十亿的人,全球全国知名的人,都未必能够在历史上留下一页,更何况渺小如我呢。

人的生活大致也可以分为几层:

第一层:求生阶段,即每天的生活只是为了活着,比如我的父母,在农村里是挣不到什么钱,在矿上也是当了一辈子底层打工人,家徒四壁,忙忙碌碌一生,幸辛苦苦把两个娃养大,也只是为了活着,辛苦操劳一生,全然没有自己。奋斗一辈子家庭总资产加上房产不超过50万。

第二层:生活阶段,也就是我这一代,算是有了点学历,生活有了些进步,基础生活材料也有了,但也仅限于基础的生活材料,也还是底层打工人,每天除了上班还是上班,好歹还有些不花钱的娱乐,比如看电影看小说和玩游戏。家庭总资产加上房产也就不超过500万。

第三层:富有阶段,家庭总资产在5000万,基本上都有自己的小公司小业务,或一些资源与权力,或一些组合,只靠打工人,实现这一层级还是有些难的,除非特别高级的打工人,基本上想买什么就能买什么了,生活物品基本上不在话下了,除了一些超级贵的豪宅什么的都足够了。

第四层:神仙阶段,家庭总资产在5亿以上,这一层的大佬就开始神龙见首不见尾了,都到了对于钱没有兴趣的阶段了,属于完全能够实现生命价值的事情了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想实现什么就能实现什么了。

想想我的生活,我也就从第一层升到了第二层,但怎么向上第三层,感觉就到了极限,不懂也不会。

第一层的挑战是艰难困苦,要打败周围的环境和自身的惰性,就像是身处在一个大泥潭,怎么样从中爬出来。

第二层的挑战是小富即安,从第一层爬出来已经累个半死,到了第二层就是小富即安,不想动弹了,安安稳稳的生活,再向上就又得打破了。

第三层的挑战是欲望挑战,没有欲望的人不会想着向上爬,有欲望就会有人性的考验了,权钱名色的考验,人性经不住考验,能通过的百中无一。我之所以能保持洁身自好,倒也没有别的原因,因为别人也不会来考验我,我并没有被考验的价值。

第四层是挑战是自我挑战,在这一层上,已经没有外面的人或事物是对手了,一切欲望都可以满足,一切事情想做就可以做,拥有一切东西后还能保持自我,不满足自己的贪嗔痴。

人这一辈子,大部分人难以跨越自身的局限,跨越阶层的,随着时代的发展,做一些事情,我这也算是吃到了互联网发展的红利,在房价还没有涨的那么厉害的时候买房结婚,否则也是时代抛下的人,没有房子没有正经工作,自然也不会有婚姻的四处漂泊的打工人。

哎,人这简单的一生,有时候又能复杂的淹没大海。